晉文公的信心
[首頁] [母頁] [晉文公的信心] [牧野之戰的誓言]

中生

第一章:晉文公的祖先    周朝的興起

第二章﹕商朝的興亡    成湯的誓言    上帝祝福成湯滅惡王    成湯告全國同胞書

太甲的悔改    盘庚五迁    上帝托梦武丁得傅说    商之颂诗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商朝沦亡的前奏

第一章:晉文公的祖先

晉文公的初封始祖是叔虞,叔虞在周成王時被封於「唐」(這個封地位於今山西省翼城縣一帶,時間大約是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後來又改稱為「晉」。叔虞是周武王的兒子,成王的弟弟,武王是周文王的兒子,他們都是黃帝的子孫。

當初,武王跟叔虞的母親成親的時候,有一天武王夢見上帝的使者向他說:「我要降下天命,讓你的妻子生下一個兒子,你要替他取名為『虞』,等他長大之後,我要把唐邑賜給他當封地。」後來這個夢果然成真,他們生下了一個兒子,而這個兒子出生的時候,在他的手上有一個「虞」字,所以周武王就把他取名為「虞」。【註一】

關於晉文公的祖先,按照世代的排列是這樣子﹕

黃帝(公孫軒轅)是少典氏的後裔,長大以後成了有熊部族的首領,當時他們住在今天河南省新鄭縣附近。由於黃帝的文武都很興旺,所以他統一了中原,被各部族擁戴為盟主。他先娶西陵氏的女兒嫘祖為正妃,嫘祖就是蠶絲的發明者,也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之一。嫘祖生了玄囂和昌意兩個兒子,除了這兩個兒子外,黃帝和所有妃子們一共生了25個兒子【註二】。之後,玄囂生蟜極,蟜極生高辛(即帝嚳),高辛生后稷,后稷就是周朝的始祖。【註三】

后稷的原名叫「棄」,母親是有邰氏的女兒,名叫「姜嫄」(或姜原,據說當時他們的家族居住在今天陝西省武功縣附近)。姜嫄是帝嚳的皇后,可是一直都沒有生育,所以心中非常焦慮。她常常向上天禱告,希望上帝祝福她生個兒子。關於這一點《毛詩正義》的註解說﹕

姜嫄之生后稷,如何乎﹖乃禋祀上帝於郊禖,以祓除其無子之疾,而得其福也。言姜嫄之生此民,如之何以得生之乎﹖乃由姜嫄能禋敬、能恭祀於郊禖之神,以除去無子之疾,故生之也。【註四】

也就是說,姜嫄因為不孕症,所以不住地向上帝禱告,祈求神的大能醫治她的疾病,她的真誠感動了上天,上帝決定要祝福她,醫治她的不孕症,並賜給她一個兒子。

事情發生的經過是這樣子﹕ 有一天姜嫄按照慣例到野外去祭天,在路上她看到了巨人的足跡,關於這個足跡,《毛詩正義》的註解說﹕「當祀郊禖之時,有上帝大神,意思是說,上帝差遣天使向她顯現的意思。當姜嫄看到巨人的足跡,心裡有些驚訝,但卻很高興,因為她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腳印,就很好奇地去踩這個的足跡。沒想到這一踩,身體突然震動了一下,就像懷孕時嬰兒在肚子裡翻動一樣。姜嫄回去沒多久,就懷孕了。【註五】

等到10個月懷胎期滿,姜嫄生了一個兒子,可是名字還沒有取。 身為皇后的姜嫄本來無法生育,如今竟然生了一個可愛的王子,照常理來說,應該是很值得慶賀的喜事,但是姜嫄信心不足,變得有些害怕,反而認為這是不祥的徵兆。

為什麼姜嫄會認為這是不祥的徵兆呢﹖原因是姜嫄對上帝的恩賜有些承受不了,雖然她愛這個孩子,可是她又怕外人對這個兒子的來歷指指點點,有損皇室的名聲。

於是她就把剛出生的嬰兒,暗地裡丟棄在一個很小的巷子裡,希望經過的路人會收養他。這個小小的巷子常常有牛馬經過,但是很奇妙,所有經過的牛馬都很有靈性地避開這個可愛的嬰兒,不至於踩到他。巷子裡雖然車水馬龍,卻沒有人願意把嬰兒帶回家收養。

姜嫄看到這種情況,心裡非常驚訝,於是就把嬰兒移到樹林裡去。在那塊林地出入的人口雖然很多,可惜依然沒有人願意把嬰兒抱回家。

姜嫄只好又把嬰兒帶走,這次她把兒子放在一條結冰的河面上,自己則暗暗地躲在一旁觀看。結果更奇妙的事發生了,她看到空中飛來一群大鳥,停在嬰兒的旁邊,有的用翅膀當墊子,有的用翅膀當被蓋,幫嬰兒保暖,保護嬰兒不至於受寒。

姜嫄在暗處看得目瞪口呆,覺得這些奇蹟不可思議﹗

她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本來一直都不能生育,當初在郊外祭天向上帝禱告時,她踩在巨人的足跡上,回去沒有多久就很奇妙的懷了孕,如今又親眼看到發生在兒子身上的一些神蹟。這時她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從懷孕到現在,都有上帝的神靈跟他們同在﹗說明了這個孩子不是普通人,未來一定會有很大的成就。

面對被她遺棄的兒子,又對上帝沒有信心,姜嫄的內心感到很愧疚,於是就回到冰塊上,把嬰兒抱回家,親自撫養他。因為當初后稷差一點被遺棄,所以姜嫄特地替這個孩子取了一個名字叫「棄」,提醒她曾經是一個不負責任、信心也不足的母親。(姜嫄這個例子,說明了我們很容易因為短視而犯錯,但最重要的不是犯錯本身,而是犯錯後是否會「知過能改」﹗)

當棄還在幼年時期,就顯示出他的聰明才智,不但心思很早熟,志氣也非常大。他喜歡跟鄰居的小朋友玩各種游戲,更喜歡種豆、麻之類的農作物,而他所種的豆麻作物,長的都很茂盛。

等到棄長大之後,由於長期種田的經驗,對農業和土地的特性很有研究,凡是能耕種的地方,他都儘量利用,而他所種植的穀物,產量都很好。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於是棄成了一個遠近皆知的農業專家,農民們都過來向他請教。帝堯聽到這個消息,就封棄為農師,天下的老百姓因為他的教導,都大大地蒙受其利。

到了堯闡讓王位給舜後,舜特別召見了棄,並告訴他說:「棄,當百姓面臨饑餓,需要食物的時候,是你出面教導他們如何種植百穀,你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呀﹗」於是舜封棄於邰,賜給他一個名號叫「后稷」,並賜給他姬姓。

后稷的興起,是在三代的唐堯、虞舜、夏禹之際,在他當農官的這一段期間內,功勞和德行都很崇高,因此不只當代的人很喜歡他,連後代子孫也很懷念他的功績。

=========================


【註一】
〈史記.晉世家〉記載說﹕

晉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與叔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與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

【註二】

〈國語.晉語四〉記載說﹕

黃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陽與夷鼓皆為己姓。青陽,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魚氏之甥也。其同生而異姓者,四母之子別為十二姓。凡黃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

【註三】
見〈史記.三代世表〉。

【註四】

這段《毛詩正義》的文字,摘錄自台北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網站
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註五】

這些資料主要是依照下面《詩經》和《史記》的記載﹕

〈詩經.魯頌.閟宮〉

閟宮有恤,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
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
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樨菽麥,奄有下國,
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
纘禹之緒……

〈史記.周本紀〉

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為帝嚳元妃,姜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隘巷,馬牛過者皆辟不踐;徙置之林中,適會山林多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姜原以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

棄為兒時,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戲,好種樹麻、菽,麻、菽美。及為成人,遂好耕農,相地之宜,宜穀者稼穡焉,民皆法則之。帝堯聞之,舉棄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棄,黎民始飢,爾后稷播時百穀。」封棄於邰,號曰后稷,別姓姬氏。后稷之興,在陶唐、虞、夏之際,皆有令德。

〈詩經.大雅.生民〉

生民,尊祖也。后稷生於姜嫄,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推以配天焉。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拆不副,無菑無害,
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誕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
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 
實覃實訏,厥聲載路,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
蓺之荏菽,荏菽旆旆,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 
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茀厥豐草,種之黃茂,實方實苞,
實種實褎,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穎實栗,即有邰家室。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維芑,恆之秬秠,
是穫是畝,恆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釋之叟叟,烝之浮浮,
載謀載惟,取蕭祭脂,取羝以軷,載燔載烈,以興嗣歲。
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
胡臭亶時,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周朝的興起

舜在敬拜上帝的儀式中繼承了天子的位子【註六】,繼續任用堯時代留下來的十位大臣,這十位大臣包括﹕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龍、倕、益、彭祖,同時任命十二州的牧長。舜勉勵他們要遵循公義,遠離小人,做萬民的表率,教導未開化的蠻夷之邦,使他們歸順。

大禹被分配到的工作是治理洪水,由百官們一齊協助他。后稷的工作除了教導百姓播種百穀外,還要調配各地的糧食,把糧食從多的地方運到少的地方,以平衡供需的問題【註七】。至於其他大臣,舜也都一一地將不同的工作分配給他們。

民以食為天,后稷的工作是解決日常的民生問題,因此他的成就是顯而易見的。後人為了紀念后稷的功績,特別為他寫了一首詩歌,詩文讚美說﹕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
立我烝民,莫匪爾極﹔
貽我來牟,帝命率育﹔
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註八】

翻成白話,大意是,

文德光明、成就顯赫的先祖后稷﹐
我們在此祭天特別要紀念你,【註九】
你善於播種五穀,因而養活了萬民,
你推行公義,又有高崇的德行,
把好的種子和農業技術留給了子孫,
上帝藉著你的能力養活眾人,
有了廣大的土地﹐何必再把疆界劃分,
讓我們把那美好的農政在全中國傳頌﹗【註十】

后稷去世之後,由兒子不窋繼承。到了不窋的晚年,夏朝的太康王腐敗,廢除了農官制度,不再重視農業技術,不窋因而失去了官職,只好帶著家族流亡到西北地區(今甘肅省慶陽縣一帶),跟戎狄的部落住在一齊。等到不窋去世,由兒子鞠繼承,鞠去世之後,又由鞠的兒子公劉繼承。

公劉雖然住在戎狄地區,但是他很努力,所以恢復了后稷重視農業的傳統,並到各地去巡視,考查每個地區土壤的特質。他沿著漆水和沮水,從上游往下游視察,渡過渭水,一直到終南山地區,沿路開採林木和資源,讓百姓使用。

公劉的政策很有成效,使得出外受聘的人有財貨可以領,在家耕田的人有積蓄,人人都過著豐衣足食的日子。有了快樂的生活,老百姓心存感恩,連臨近的部族也遷徒過來,主動歸順在公劉之下。

周朝從這時候開始興旺,子孫們為了紀念公劉的貢獻,特別寫了一首詩〈公劉〉來讚美他【註十一】。

公劉去世之後,由兒子慶節繼承,慶節把國都遷到了豳城(今陝西省栒邑縣附近)。慶節去世之後,由兒子皇僕繼承﹔皇僕死後,由兒子差弗繼承。接著﹐差弗傳給了毀隃,毀隃傳給了公非,公非傳給了高圉,高圉傳給了亞圉,亞圉又傳給了公叔祖類,公叔祖類去世之後,則由古公亶父繼承。在這幾代裡,都沒有太大的作為,直到古公亶父的興起。

古公亶父是一個有遠見的領導人,所以從他手裡,又振興了后稷、公劉的事業,並且長期累積道德,遵行公義,因此全族的人都非常擁戴他。

過了沒有多久,北方的薰育戎狄(即匈奴)南下突襲他們,搶奪了不少財物,古公亶父不但不向他們報復,反而自動把財物送給他們。可惜戎狄還是不滿足,過了沒有多久,又領兵南下,這下子他們要搶的是土地和民眾。

面對戎狄再度的侵略,老百姓非常憤怒,紛紛出來表示要跟他們打一場生死戰。古公亶父認為這種生死之鬥無濟於事,只會帶來災難而已。於是他召集了民眾,向大家說明了自己的立場。

古公說﹕「百姓樹立君主的目的,是為了要替老百姓謀取最大的福利。如今戎狄要攻打我們,原因是為了搶奪土地和民眾。然而民眾住在我們這裡,跟住在他們那裡,有什麼差別呢﹖你們去打戰,等於是為了我犧牲別人的父親和兒子,我怎麼能忍心這樣做呢﹗」

民眾勉強接受了古公的勸導,讓戎狄進來,才免除了一場生死之鬥。古公帶著家屬和部份族人自動離開豳城,他們一路上渡過漆水、沮水,翻越梁山,來到岐山腳下(位於今陝西省岐山縣和鳳翔縣一帶),他們看到這個地區很適合耕種,就定居了下來。

豳城的民眾知道古公落腳在岐山的消息,全城的人都扶老攜弱,一齊搬來,歸附在古公之下。附近的部族知道古公是一個仁慈的君主,也紛紛地遷徒到岐山歸附他。古公了解戎狄的習俗,所以開始施行教育,逐漸改變他們野蠻的作風。他親自帶領民眾建築城牆和房屋,並按照人口的數量,把民眾分成幾個城鎮,接著古公又設立各種官職,管理民眾的事務。就這樣經過幾年的努力,岐山成了人人嚮往的世外桃源。

從后稷傳到公劉,再由公劉傳到古公亶父,終於樹立了周朝的根基。在跟戎狄的衝突中,古公亶父很明智地選擇了和平,遠離戰爭,自動帶著族人離開豳城,把一大片荒涼的岐山,開墾成富裕之鄉,他的遠見實在很值得我們後人學習。

為了紀念古公亶父的功績,後人特別寫了一首詩讚美他【註十二】﹕

上天賜下了岐山,
太王古公努力開荒,
就在山麓的四週築起了宮室和住房,
傳到文王時依然享受平安。
開始時岐道雖然險阻,但是人心歸順,
如今祖先留給了我們平坦的道路和康富的村莊,
古公的子孫們,讓我們一齊來保護這美麗的家園﹗

又有一首詩讚美說【註十三】﹕

眺望遠方的旱山麓,
因著雲雨的滋潤,長著茂盛的林木,
心中喜樂又平易近人的君子,
向神求福得福,日子過的快樂無比﹔
在純潔鮮明的玉杓裡,
盛滿著金黃色的美酒(獻給神和祖先的靈)
心中喜樂又平易近人的君子,
從上帝那裡接納了千祿百福。

惡人像貪婪的鷹飛上天空(不再害民)
百姓快樂如游魚跳躍在湖中,
心中喜樂又平易近人的君子,
不斷地培養善良又能幹的人物﹔
潔淨的酒樽裝滿了甜酒,
肥碩的黃牛也準備獻上,
用來享祭上帝和祖先在天之靈,
祈求神的大能降下福份。

祭天用的材木真是茂盛,
人們燒著祭祀的煙火,
心中喜樂又平易近人的君子,
乃是上天所撿選的義人﹔
祝福子孫如葛藟藤木一樣繁衍,
攀著樹幹往上爬升,
心中喜樂又平易近人的君子,
祈求神的祝福從不違背祖訓。
 

=========================

【註六】

〈尚書.舜典〉記載說,舜在
「正月上日,受終于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于上帝。」

〈史記.五帝本紀〉記載說﹕
「於是帝堯老,命舜攝行天子之政,以觀天命。舜乃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遂類于上帝。」

【註七】

〈史記.夏本紀〉說﹕
「命后稷予眾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相給,以均諸侯。」

【註八】

這首詩就是〈詩經.周頌.思文〉,為周公所作。

【註九】


所謂「克配彼天」(或「配天」),有人把它翻譯成「他的功勞可以比美上天」,或「他跟上天一樣偉大」,其實這是一種誤解。

中國的先聖先賢們認為「天生民,天生烝民﹔天,為文、萬物之主」,意思是說,人是上帝所造的,上天乃是人類文明和萬物的主宰,祂是我們的父神,即《周易》所說的「乾,天也,故稱乎父」。因此人類必須「敬天、順天」,用誠實的心靈榮耀上帝,所以《史記》和《尚書》分別說「敬順昊天」、「以敬事上帝」,就是這個道理。換句話說,不管一個人如何偉大、成就如何顯著,都要以「敬天、順天、敬畏上帝」做為人生最基本的態度。

渺小的人類是不可能跟上天比的,怎麼能說「人的功勞可以比美上天,或人跟上天一樣偉大」呢﹖這種將「克配彼天」翻譯成「比美上天、跟上天一樣偉大」的邏輯是不通的,而且是一種很糟糕的迷信。

「克配彼天」真正的意思是指一個人的功績很偉大、成就很顯著,子孫把他列在紀念祖先的宗廟裡面,當做祭天崇拜上帝的配祀。用現代的術語來說,就是功績顯著的祖先,被後世陳列在名人紀念堂(即,Hall of Fame)裡頭,供世人紀念和憑弔,並非把祖先神化或偶像化。真正的目的是在祭天時,把祖先的靈當做配祀,希望祖先的靈在天上,跟上帝同在,為上帝所祝福,這乃是子孫們真誠的最高表現,所以《禮記》和《易經》分別說﹕

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
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禮也﹔
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

就是這個道理。意思就是說,萬物的根源來自天上,人的根源來自祖先,所以在祭天崇拜上帝時,要紀念祖先。在郊外祭祀上帝,並以紀念后稷為配祀,乃是天子必須遵循的儀禮。先王創作讚美的音樂以增崇其光明的德行,並且用這個豐盛的禮品獻給上帝,敬拜上帝時用紀念祖先作為配祀。

【註十】

夏,大也。言武王求有美德之士,而任用之,故陳其功,於是夏而歌之﹔樂歌大者稱夏。
夏,也可以翻譯為「華夏」,指「中國」的意思。

【註十一】

〈詩經.大雅.公劉〉

公劉﹕召康公戒成王也。成王將
W政,戒以民事,
美公劉之厚於民,而獻是詩也。

篤公劉,匪居匪康,迺場迺疆,迺積迺倉,迺裹餱糧﹔
于橐于囊,思輯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啟行。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迺宣,而無永歎﹔
陟則在巘,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原,迺陟南岡,乃覯于京﹔
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濟濟,俾筵俾几,既登乃依﹔
乃造其曹,執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迺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
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篤公劉,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鍛,止基迺理﹔
爰眾爰有,夾其皇澗,溯其過澗,止旅乃密,芮鞫之即。

【註十二】

這首詩出自〈詩經.周頌.天作〉﹕

天作﹕祀先王先公也。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
彼作矣,文王康之,
彼徂矣岐,有夷之行,
子孫保之。

【註十三】

這首詩出自〈詩經.大雅.旱麓〉﹕

旱麓﹕受祖也。周之先祖,世脩后稷公劉之業,
大王王季,申以百福干祿焉。
瞻彼旱麓,榛楛濟濟,豈弟君子,干祿豈弟﹔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豈弟君子,福祿攸降。 
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 
清酒既載,騂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豈弟君子,神所勞矣﹔ 
莫莫葛藟,施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回。
 

第二章﹕商朝的興亡

商朝的興亡(A)

古公和王妃太姜一共生了三個兒子,長子名叫太伯,次子名叫虞仲(仲雍),第三個兒子叫季歷。太姜是一個相當美麗的女子,為人忠貞,個性和順,善於相夫教子,三個孩子們在她的調教下,每一個人都知書達禮。古公也很倚重她,凡是他所做的重要決策,都會詢問太姜的意見。而太姜很有智慧,所以每一件事在她的策劃下,都處理的井然有序。

季歷長大之後娶了太任為妻子,太任也是一個很賢慧的婦人,個性端莊典雅,凡事遵循禮儀。在她懷孕的期間,眼睛不看惡色,耳朵不聽淫亂的聲音,口裡不說壞話,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施行胎教。結果這樣的胎教確實有效,當文王出生的時候,就顯示出他有聖人的異象。

後人傳說姬昌出生的那一天,有天使變成赤雀銜著丹書,一路飛到季歷的院子裡,把丹書放在門前。丹書上面寫著:「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註一】

大意是說,

用恭敬戰勝怠墮的人,有福了﹔
用怠墮戰勝恭敬的人,必被滅亡﹔
用公義戰勝貪婪的人,眾人會順服他﹔
用貪婪戰勝公義的人,必引來災禍。

凡事不堅強,一生將枉然﹔
沒有恭敬之心,行為一定不正直。
枉然的人,總有一天會被被消滅﹔
心存恭敬的人,子孫萬世將受到上天的祝福。
以仁義的方法取得的,若用仁義保守,子孫百世必蒙其福。
用不仁義的方法得到,若知道用公義保守,利益也許能延到十世。
以不仁義的方法取得,並用不仁義的方法保守,隨時都會被奪走。

姬昌慢慢的長大,舉止應對讓人覺得他的確是一個傑出的孩子,古公和太姜心裡感到很高興,一致認為他將來一定會成大器,於是對族裡的長老們預言說:「我們這一族總有一天會興旺,而這個希望要落在姬昌的身上﹗」

這時太伯還沒有兒子,古公為了使姬昌順利接棒,經過一連串的思考,決定立三子季歷為繼承人,然後再把權位傳給姬昌。太伯領悟到父親的意思,自己也覺得侄子確實有聖人的樣式,將來一定能夠取得天下,於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之後,決定把繼承權讓給季歷。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跟虞仲假託太王有病,南下到吳越地區去採藥。他們兩個結果一去不返,還學習當地的土著紋身斷髮,表示他們放棄繼承人的身份。吳越地區的土著很喜歡太伯和虞仲,自動歸順他們的有一千多戶人家,眾人擁立太伯為領袖,後人則尊稱他為吳太伯。

古公去世之後,季歷登上了王位,改名為公季。公季不但承襲也大力發揚古公的德政,他向百姓施行仁義之道,成了遠近知名的君子,因此臨近的諸侯都主動地歸順到他的旗下,使得西岐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然而從古公亶父帶著族人開墾岐山,到公季即位的這一段期間,商朝卻由興盛走向衰亡,為了瞭解這個一盛一衰的消長,讓我們回頭看看商朝的歷史。

商朝的始祖是「契」,也叫「殷契」,母親名叫「簡狄」。簡狄是有娀氏的女兒,他們當時居住的地方相當於現在的山西省運城縣一帶。簡狄是帝嚳(又名高辛,為黃帝的曾孫)的二妃子,按照《史記》的記載,殷契跟唐堯,以及周朝的始祖后稷,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殷契的降生也有一段不尋常的故事,怎麼不尋常呢﹖傳說有一天,簡狄跟同宗的婦女去外面洗澡,正洗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間從天上掉下一粒燕子的蛋,簡狄可能是因為肚子餓的關係,就把燕子的蛋拿來充饑。沒想到,吃了這粒燕子的蛋,回去沒有多久她就懷孕了。等到嬰孩生出來,他們把他取名為「契」。【註二】

契長大之後,跟大禹、后稷、皋陶、伯夷、夔、龍、倕、益、彭祖一樣,都在唐堯下面做官。等到舜即位,他看到當時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很不和諧,百官也各自為政,於是任命契為司徒(相當於現在的教育部長或文化部長),掌管教化百姓的工作。舜要他繼續推行堯的教育政策,提倡「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或「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倫的觀念【註三】(也可以說是「天、地、君、親、師」五倫)。並且透過五倫的教育,逐步改善人民的文化水平。

契在這個職務上,表現的非常出色,在他的領導之下,不出幾年的功夫,整個社會從不和諧變得非常親切和順。同時,契也協助大禹治水,達成了平定洪水的目標。因為契的功勞很大,舜特別把他封在商地,賜他子氏姓。

契跟后稷一樣,都興起於堯舜禹三代之際,在這三代期間,他對老百姓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社會因著他的政績而平安樂利,因此功勳廣為百姓傳頌。

契死後,由兒子昭明繼承﹔昭明死後,由兒子相土繼承﹔相土之後,由兒子昌若繼承。昌若死後,位子傳給了兒子曹圉﹔曹圉死後,又傳給兒子冥。冥死後,由兒子振繼承﹔振死後,由兒子微繼承﹔微死後,位子傳給了兒子報丁﹔報丁死後,則由兒子報乙繼承。報乙把位子傳給了報丙,報丙死後,傳給主壬﹔主壬死後,傳給主癸。主癸死後,位子又傳到兒子天乙手上,天乙就是鼎鼎大名的成湯。

從契傳到成湯,一共歷經十四代,在這數百年之間,他們一共遷了八次國都。成湯為了追念先王帝嚳(高辛)的功績,把國都又遷回到了亳城【註四】。在這個古都裡,他們繼續推展祖先的德政,工作也很努力,經過幾年的經營,殷商成了一個文武鼎盛的城邦。

然而這時候夏朝在桀王的統治之下,國勢逐漸凋落,老百姓民不聊生,跟成湯的仁政,恰好成了對比,許多正直的諸侯紛紛脫離夏桀的統治,投靠到成湯的旗下。但是也有幾個諸侯跟夏桀狼狽為奸,專行暴虐之道。

其中臨近亳城的一個小諸侯葛伯最壞,人民在他的統治之下,生活窮困潦倒,他不但不祭天,也不紀念祖先。成湯知道這個情形特地召見葛伯,訓斥他說﹕「我曾經說過﹕『人們看到靜止的水面,就可以看出自己的形象﹔看到民眾的生活,就知道政治有沒有清明。』」成湯的意思主要在提醒葛伯,他所管轄的老百姓正在水深火熱之中,希望他能悔改,成為一個愛人民的父母官,不要繼續敗壞下去。

宰相伊尹在旁邊也說﹕「聖明的人,要聽善良的話,道德才會精進﹔做領導的人,要愛百姓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並舉用品行良善的人做官。好好的努力,好好的努力吧﹗」伊尹的目的則在暗示成湯,如何才能成為一個成功的國王,也順便提醒葛伯悔改,何必走向滅亡呢﹖

葛伯依然我行我素,不但繼續虐待百姓,也不願意祭天(祭天時,主祀敬拜上帝,配祀是紀念祖先)。成湯派人去質問他說:「你為什麼不舉行祭天大典?」葛伯回答說:「因為我們沒有獻給上帝的犧牲。」【註五】

成湯聽到葛伯的藉口,就派人送了一群牛羊給他,結果葛伯把送去的牛羊全部宰來吃了,還是不願意舉行祭天大典。成湯又再度派人去質問他說:「你為什麼還不舉行祭天大典呢?」葛伯回答說:「我們缺乏祭祀上帝的粢盛(穀類製成的食品)﹗」【註六】

=========================


【註一】

這段《新校本史記三家注》的文字,摘錄自台北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網站: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註二】

〈史記.殷本紀〉
記載說﹕
「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五品不訓,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封于商,賜姓子氏。契興於唐、虞、大禹之際,功業著於百姓,百姓以平。」

關於契的誕生,漢末譙周(大約司馬遷300年後)提出了另一個解釋﹕
「契生堯代,舜始舉之,必非嚳子。以其父微,故不著名。其母娀氏女,與宗婦三人浴于川,玄鳥遺卵,簡狄吞之,則簡狄非帝嚳次妃明也。」

本文採用司馬遷《史記》的說法。

【註三】

〈孟子.滕文公上〉
所說的五倫是﹕
「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左傳.文公〉
所說的五倫是﹕
「以至於堯,堯不能舉,舜臣堯,舉八愷,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地平天成。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共,子孝。」

【註四】

〈尚書.釐沃〉
記載說﹕
「自契至于成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告〉、〈釐沃〉。」
(〈釐沃〉原文已經失傳)

〈史記.殷本紀〉
記載說﹕
「成湯,自契至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誥〉。」

【註五】

古人用「犧牲」獻給上帝,所謂「犧牲」通常包括公牛、公羊。至於如何準備犧牲敬拜上帝呢﹖
〈禮記.月令〉記載說﹕

「是月也,乃命宰祝,循行犧牲,視全具,案芻豢,瞻肥瘠,察物色,必比類,量小大,視長短,皆中度,五者備當,上帝其饗。」

這段話的大意是﹕「仲秋八月的時候﹐天子命令主祭官﹐審查祭祀所用的犧牲(牛羊豬三牲)﹐看牠們身上的毛是否長的齊一、體型和四肢是否健全﹐察看牧草和穀類飼料是否合乎規定﹐評估肥瘦情況和顏色﹐分出牠們的類別﹐量測其身體之大小、身材的長短。若這五種條件(體型、肥瘦、顏色、大小、長短)都符合要求﹐才可以獻給上帝。」(大的叫牛羊豕﹐可以獻給上帝﹔小的叫羔豚﹐按規矩不能用。)

這是在說明﹐獻給上帝的物品﹐一定要用最好的﹐用有瑕疵的東西獻給上帝﹐代表沒有誠意﹗所以孟子說﹕
「犧牲不成﹐粢盛不絜﹐衣服不備﹐不敢以祭」﹐就是這個道理。

【註六】

古時候除了用犧牲獻給上帝外,也用粢盛(穀物做成的食品)獻給上帝,關於這一點
〈國語.周語〉記載說﹕

「夫民之大事在農,上帝之粢盛於是乎出,民之蕃庶於是乎生,事之供給於是乎在,和協輯睦於是乎興,財用蕃殖於是乎始,敦庬純固於是乎成,是故稷為大官。

 成湯的誓言

商朝的興亡(B)

成湯是一個好人,看到葛伯那麼詭詐,拿他沒辦法,但是心裡總是希望葛伯知過能改。加上葛伯以前曾經是成湯的上司,現在又是他的鄰居,看在上司和鄰居的份上,成湯只好從亳城派人去幫他們種田。

成湯把參加的人員分成兩組,一組是年輕力壯的青年男女,負責莊稼的工作,另一組是老弱婦孺,負責伙食和運送。葛伯看到老弱婦孺好欺負,竟然趁機領著他的族人去搶劫,凡是遇到手上有食物和飲料的人,一律搶走,不交出來的,就把他們殺死。其中有一個小孩子帶著一藍飯菜和肉品,葛伯也毫不留情地把他殺死,奪走了他所帶去的食物。

成湯看到葛伯如此邪惡,忍無可忍,心裡想,若讓葛伯繼續殘暴下去,不知有多少善良的老百姓會遭其迫害,於是親自挑選了一隊人馬去圍剿他。葛伯的手下全是游手好閑的烏合之眾,哪裡是成湯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擊垮了。成湯當場把葛伯抓了起來,判他死刑。在臨刑之前,成湯告訴葛伯說﹕「你不敬畏天命,再三藐視律法,所以我要重重地懲罰你,你的死罪永遠不能赦免﹗」葛伯雖然有悔意,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註七】

成湯越來越強大,夏桀看得很不是滋味,為了消弱成湯的實力,他設計了一個陷阱,假召成湯進宮,卻在暗中設下埋伏。成湯是一個公義之人,不疑有詐,欣然赴宮。等到成湯一進城門,衛士就逮捕他,把他捆綁起來押到夏桀的面前。夏桀判成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然後把他送到夏臺囚禁。成湯知道這是一場政治冤獄,只好默然接受。但是成湯本來就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他知道有一天上帝會釋放他,所以他在監獄裡面表現的非常良好。過了沒有多久,夏桀果然釋放了他。

此時夏朝的政治越來越黑暗,夏桀所行的盡是罪惡,在宮庭裡不但生活荒淫,對老百姓更是暴虐無道。就在這同時,昆吾氏趁機起來作亂,成湯在宰相伊尹的輔助下,組織了一支諸侯聯軍,滅了昆吾氏。接著,下一個工作就是聲討邪惡的夏桀,拯救被壓榨、受苦受難的老百姓。中原各地的諸侯都領教過夏桀的殘暴,早就想起來對抗他,如今他們看到成湯的仁義和領導能力,於是紛紛站出來擁護成湯。【註八】

成湯雖然有諸侯們強力的支持,但是也有一部份軍民不願意去打這場戰爭,因為他們不十分瞭解這場戰爭的意義,以為這是一場以下犯上、兄弟打兄弟的戰爭,不值得犧牲。其實這場戰爭的目的不是攻伐無罪之人,也不是兄弟打兄弟的戰爭,而是去審判暴虐無道的夏桀,摧毀幫助他殺人的機械(黨羽)。【註九】

為了澄清老百姓的誤會,成湯在都城的廣場上召集了民眾,向他們訓示說﹕

「格爾眾庶,悉聽朕言。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今爾有眾,汝曰﹕『我后不恤我眾,舍我穡事,而割正夏。』予惟聞汝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王率遏眾力,率割夏邑。有眾率怠弗協,曰﹕『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
【註十】

大意是說﹕ 「各位親愛的父老兄弟姐妹們,請你們仔細聽我說。不是我成湯小子,膽敢以下犯上,領兵作亂。我們組織諸侯聯軍的目的是因為夏桀作惡多端,上天特地賜下命令,要我們去摧毀邪惡的暴君。如今你們眾人卻質問我說﹕『我們的國王不憐憫老百姓,竟然要眾人廢棄農事,道理何在﹖我們為什麼要去討伐夏氏王朝呢﹖』

我成湯已經聽到了你們的怨言,可是夏桀罪惡多端,你們都知道我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豈敢不執行上帝的命令,領兵去討伐他呢﹖現在你們又問﹕『夏桀到底犯了什麼罪過﹖』讓我告訴你們,夏桀貪婪荒謬,專門壓榨人民,國家被弄的民窮財盡。民眾對夏桀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對他也充滿了敵意,一致地抱怨說﹕『這種煎熬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你這位自稱是太陽的暴君什麼時候才會消失,讓我們跟你一齊滅亡吧﹗』你們想想看,夏桀的道德淪喪到這樣的地步,我當然義不容辭要去討伐他。」

經過這一番解釋,老百姓終於瞭解了事情的嚴重性。 接著成湯又說﹕「希望你們眾人幫助我,執行上帝懲罰夏桀的計劃,我一定會大大地賞賜各位。請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遵守諾言。我也希望你們遵循誓言,如果你們不遵守誓言,我將用重罰,或降你們為奴隸,或判你們死刑,絕不寬恕﹗」
 

=========================

【註七】

成湯討伐葛伯的故事,分別記載在《尚書》、《孟子》和《史記》等古書裡面﹕

〈尚書.湯征〉記載說﹕

「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征之,作〈湯征〉。」
(〈湯征〉原文已經失傳)

〈孟子.梁惠王〉下,孟子說﹕

「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是故,湯事葛

〈孟子.滕文公〉下,孟子說﹕

「湯居亳,與葛為鄰。葛伯放而不祀,湯使人問之曰:『何為不祀?』曰:『無以供犧牲也。』湯使遺之牛羊,葛伯食之,又不以祀。湯又使人問之曰:『何為不祀?』曰:『無以供粢盛也。』湯使亳眾往為之耕,老弱饋食,葛伯率其民要其有酒食黍稻者奪之,不授者殺之;有童子以黍肉餉,殺而奪之。書曰:『葛伯仇餉。』此之謂也。」

〈史記.殷本紀〉記載說﹕

「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伐之。湯曰:『予有言:人視水見形,視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聽,道乃進。君國子民,為善者皆在王官。勉哉,勉哉!』湯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罰殛之,無有攸赦。』作〈湯征〉。」

【註八】

〈史記.夏本紀〉記載說﹕

帝桀之時,自孔甲以來而諸侯多畔夏,桀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迺召湯而囚之夏臺,已而釋之。湯修德,諸侯皆歸湯,湯遂率兵以伐夏桀。

〈史記.殷本紀〉記載說﹕

「當是時,夏桀為虐政淫荒,而諸侯昆吾氏為亂。湯乃興師率諸侯,伊尹從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遂伐桀。」

【註九】

〈墨子.非攻〉下篇說﹕

「彼非所謂攻,謂誅也﹗」

〈孟子.梁惠王〉下,孟子說﹕

「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

【註十】

這就是著名的〈湯誓〉,語出〈尚書.商書〉。關於〈湯誓〉,〈史記.殷本紀〉也有記載﹕

湯曰:「格女眾庶,來,女悉聽朕言。匪台小子敢行舉亂,有夏多罪,予維聞女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眾,女曰﹕『我君不恤我眾,舍我嗇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柰何』?夏王率止眾力,率奪夏國。眾有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時喪?予與女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從誓言,予則帑僇女,無有攸赦。」以告令師,作〈湯誓〉。
於是湯曰﹕「吾甚武」,號曰武王。 

上帝祝福成湯滅惡王

商朝的興亡(C)

話說回來,夏桀不但暴虐無道,也收集天下美女,其中有一位是他討伐有施國時帶回來的女子妹喜【註十一】,竟然把夏桀弄的神魂顛倒。

自從夏桀愛上了妹喜之後,日夜沉迷在畸戀之中,不再理會政事。夏朝經過桀王多年來的暴虐無道,根基早就已經腐蝕,如今又加上淫亂的生活,更加速了夏氏王朝的崩潰。

提到夏桀之類的暴君,墨子經過長期觀察歷史事件之後,得到了一個結論,他說﹕「當天下充滿公義時,社會就會平安大治﹔當天下充滿不義時,社會就會暴亂不安。當天子施行善政,上帝就會賞賜他﹔然而當天子一再犯錯,上天也會懲罰他。天子若賞罰不公,刑罰不明,上帝就會降下各種疾病災禍打擊他,甚至連下霜和露水(寒暑)的時間都會反常。」

接著墨子又說﹕「人若不順從天意去愛,反而去恨別人,不去替人謀福利,反而加害於他人,上天一定會加重祂的懲罰,導致他們父子離散、國家滅亡、社稷淪喪(社稷指祭天和紀念祖先的廟堂)、災禍臨身。敗壞的君王,不但會遭世人唾棄,既使經過萬世之後,也會受子孫詆毀,罵他們是暴君,讓世人知道淪亡乃是暴君下場最好的明證。」【註十二】

關於這段歷史,《尚書》也說過﹕「天道福善禍淫,降災于夏,以彰厥罪。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意思是說﹕「天道祝福善良的人,降災禍給淫惡的人,如今上帝用災難打擊夏氏王朝,無非是要顯彰夏桀的罪惡呀﹗所以,上帝對人類的祝福或懲罰並非一層不變的,行善的,上帝會賜他百福﹔做不善(行惡)的,上帝就會降下各種災禍打擊他。」【註十三】

其實這些話不只是墨子和《尚書》對歷史最真實的描述,也是給中國人以及這個世界最佳的警語﹗

可惜夏桀早就已經淪落到無藥可救的地步,誰也改不了他敗亡的命運。上帝為了顯彰祂「福善禍淫」的大能,一方面祝福仁義的成湯,另一方面則降災禍,準備要剪除邪惡的夏桀。

至於上帝如何施行祂的大能打擊夏氏王朝呢﹖墨子記載說﹐這時從天上降下一個異象﹕

「遝至乎夏王桀,天有酷命,日月不時,寒暑雜至,五穀焦死,鬼呼於國,鶴鳴十夕餘。天乃命湯於鑣宮﹕『用受夏之大命,夏德大亂,予既卒其命於天矣,往而誅之,必使汝堪之。』湯焉敢奉率其眾,是以鄉有夏之境,帝乃使陰暴毀有夏之城。少少有神來告曰:『夏德大亂,往攻之,予必使汝大堪之。予既受命於天,天命融隆火,于夏之城閒西北之隅。』湯奉桀眾以克有,屬諸侯於薄,薦章天命,通於四方,而天下諸侯,莫敢不賓服。」
【註十四】

大意是說,

上天為了懲罰夏桀,祂降下命令,首先使日月不按時運行,令四時寒暑反常,導致大地乾旱,使五穀枯死。接著祂又讓魔鬼在全國各地呼嚎,野鶴在郊外哀鳴,擾亂安寧,如此一共連續了十幾個晝夜。

上帝為了使成湯得勝,於是祂在鑣宮命令成湯說﹕「你要取代夏桀的王位,因為夏桀的品德淫亂敗壞。我在天上已定意要滅絕他,你趕快帶領眾人去討伐他,我必使你得勝﹗」

成湯接受了上天的命令,於是帶領眾人前往夏朝的國境。這時上帝趁著成湯還沒有進到夏境之前,先降下天災,毀壞夏朝的都城。過了沒有多久,上帝又差遣祂的使者(神人)告訴成湯說﹕「夏桀的品德敗壞,你去攻打他,我必使你大獲全勝。我已有上天的旨意,上帝已經遣祂的使者祝融,在夏城的西北角放火焚燒。」

就這樣,成湯奉了上帝之命﹐最後在有娀氏的舊城擊敗了夏桀,夏桀只好逃到鳴條。接著成湯在薄(亳)城會合諸侯,向眾人顯明他天子的位子乃是靠著上帝的恩賜,並將這個好消息傳到四方,使全中原的諸侯都一一歸順在成湯之下。

這種異象很符合《左傳》所說的﹕「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即,當國家興旺的時候,光明的神(指上帝的靈)會降臨到世上,監察人們的德行﹔將淪亡的時候,神也會降臨,觀察人們的惡行。所以神的降臨可能帶著祝福,使一個社會興旺,也可能帶來災禍,使一個社會淪亡。」【註十五】

為了將殘暴無道的夏桀繩之以法,成湯派人到鳴條逮捕了夏桀,把他放逐到南巢。夏桀被軟禁在那裡,經過沒有多久,就病死了。臨死之前,夏桀告訴週圍的人說﹕「我很後悔當初沒有在夏臺殺死成湯,如今才淪落到這樣的地步。」【註十六】

這場以公義對抗邪惡的戰爭,靠著上帝「福善禍淫」的規則,商湯獲得了全勝。在班師回首都亳城的路上,大軍經過了大坰,在那裡,左相仲虺作了一篇告示文,即著名的〈仲虺之誥〉。【註十七】

成湯雖然摧毀了夏軍,把夏桀放逐到了南巢,但是他想到自己是靠著上帝的祝福和武力,才擊敗夏桀,所以內心充滿了愧疚。因為在他之前,堯舜是靠禪讓的方式,將王位傳給有德的君子。於是他向眾人說﹕「我擔心後代的子孫,會把我所做所為,拿來當做笑柄。」

仲虺為了減輕商湯的內疚,特別寫下了這篇〈仲虺之誥〉安慰他,上面寫著﹕嗚呼﹗上帝創造了萬民,本來就賦予了我們各種慾望,如果沒有君王的帶領,國家豈不是要亂起來了嗎﹖唯有像你這樣天生聰明的人,才可以整治亂局呀﹗我們都知道夏桀昏庸敗德,把國家弄的生民塗炭,上天特地賜給了大王勇氣和智慧,高舉你成為萬邦的楷模。只要你繼續推行大禹的仁義之道,繼續遵循大禹的典章律令,繼續順從天意,就沒有什麼可以愧疚的啦﹗

夏桀犯了大罪,褻瀆上天,假借天意發佈命令。上帝看到夏桀的罪惡深重,特別揀選了成湯你接受天命,帶領眾人剪除夏桀,讓他喪國失民。在夏氏王朝裡面,藐視賢臣依附權勢的人,到處都是。從一開始,夏朝上下就藐視我們,把我們當做田裡的雜草,穀堆裡面的壞穀子(沒有米的空穀子),並不斷地利用大大小小的戰役,想要剷除我們,使我們天天生活在恐懼之中,時時擔心會飛來橫禍。

至於我們商城的人,重視美德,言談善良。大王你不聽淫亂的音樂,不接近女色,也不為自己囤積財物。道德高崇的人,你舉用他們為官﹔功勞顯著的人,你獎賞他們。任用別人,就好像人任用自己一樣﹔改正過錯,一點也不猶豫。凡事都能寬恕,處處以仁愛的態度跟別人相處,在萬民之中,你樹立了以忠信為本的社會。

然而葛伯竟然仇視運送食物的老弱婦孺,他搶奪食物,殺害這些善良的百姓。當初,你從圍剿葛伯開始討伐敗壞的諸侯,向東征討的時候,西邊的夷族就抱怨,向南征討的時候,北方的狄族也抱怨。他們埋怨說﹕『大王為什麼這麼晚才打到我們這裡來呢﹖』凡是你軍隊所到的地方,民眾都夾道歡迎,家家戶戶都慶幸地說﹕『我們正在等著聖王來到,現在君王你來了,我們終於可以從魔掌裡逃生了﹗』可見百姓等待商朝的正義之師,已經等了很久了呀﹗

祝福賢能的人,提拔有德的君子,表彰忠誠的人,舉用善良的人﹔兼併弱小的城邦,攻打昏昧的諸侯,平定動亂的政權,羞辱亡國之君﹔敗壞的諸侯就讓他們滅亡,至於適合生存的諸侯,則要幫他們鞏固政局,如此才能使我們的國家強盛。

修養品德,日日精進,萬邦自然就會歸順﹔傲慢自大,連九族的親屬都會背離。所以君王,你一定要努力彰顯大德,在萬民中樹立中庸之道,用公義處理政事,用禮儀引導民心,把善政流傳給子孫。我聽說﹕『用尊敬的態度師法別人的長處,才可以稱王﹔心存高傲,處處以為別人不如自己,一定會敗亡。謙卑好問的人會被高舉,剛愎自用的人會被藐視。』

所以啊﹗要有好的結局,就只有從基本做起。有禮的,會被舉用﹔昏暴的,終將難逃敗亡的命運。全心全意、恭敬地遵循天道,才能永遠保有上帝的祝福。
 

=========================


【註十一】

〈國語.晉語〉記載說﹕

「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妹喜有寵,於是乎與伊尹比而亡夏。」

【註十二】

這幾段話出自〈墨子.天志〉下篇﹕

天下有義則治,無義則亂﹔天子有善,天能賞之,天子有過,天能罰之。

天子賞罰不當,聽獄不中,天下疾病禍福,霜露不時。

天以為不從其所愛而惡之,不從其所利而賊之,於是加其罰焉,使之父子離散,國家滅亡,抎失社稷,憂以及其身。是以天下之庶民屬而毀之,業萬世子孫繼嗣,毀賁不之廢也,名之曰失王,以此知其罰暴之證。

【註十三】

這兩段話分別出自〈湯誥〉和〈伊訓〉。

【註十四】

這個歷史典故記載在〈墨子.非攻〉下篇。〈史記.龜策傳〉則描述說﹕

天數枯旱,國多妖祥,螟蟲歲生,五穀不成,民不安其處。

【註十五】

語出〈左傳.莊公〉32年。這裡所說的「明神」是光明的神,指上帝的使者或上帝的靈,所以《國語》說﹕
「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就是這個道理。但是卻有人把「明神」翻譯成「日月」或「日月之神」,真是個大迷信,不值得採用﹗

〈國語.周語〉上篇也有類似的記載﹕

國之將興,其君齊明、衷正、精潔、惠和,其德足以昭其馨香,其惠足以同其民人。神饗而民聽,民神無怨,故明神降之,觀其政德而均布福焉。國之將亡,其君貪冒、辟邪、淫佚、荒怠、麤穢、暴虐;其政腥臊,馨香不登;其刑矯誣,百姓攜貳。明神不蠲而民有遠志,民神怨痛,無所依懷,故神亦往焉,觀其苛慝而降之禍。是以或見神以興,亦或以亡。昔夏之興也,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祿信於耹隧。

【註十六】

〈殷本紀〉說﹕

桀敗於有娀之虛,桀奔於鳴條,夏師敗績。湯遂伐三嵕,俘厥寶玉,義伯、仲伯作典寶。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報。於是諸侯畢服,湯乃踐天子位,平定海內。

〈夏本紀〉也說﹕

桀走鳴條,遂放而死。桀謂人曰:『吾悔不遂殺湯於夏臺,使至此。』湯乃踐天子位,代夏朝天下。

但〈尚書.湯誓〉則說,成湯和夏桀的戰場在鳴條的野外,即﹕
「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

【註十七】

〈尚書.仲虺之誥〉的原文是﹕

湯歸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誥。
成湯放桀于南巢,惟有慚德。曰﹕「予恐來世,以台為口實。」

仲虺乃作誥,曰﹕「嗚呼﹗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惟天生聰明時乂。有夏昏德,民墜塗炭,天乃錫王勇智,表正萬邦。纘禹舊服,茲率厥典,奉若天命。夏王有罪,矯誣上天,以布命于下。帝用不臧,式商受命,用爽厥師。簡賢附勢,寔繁有徒。肇我邦予有夏,若苗之有莠,若粟之有秕,小大戰戰,罔不懼于非辜。矧予之德,言足聽聞。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己,改過不吝,克寬克仁,彰信兆民。乃葛伯仇餉,初征自葛,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獨後予﹖」攸徂之民,室家相慶,曰﹕「徯予后,后來其蘇。」民之戴商,厥惟舊哉﹗佑賢輔德,顯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亂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德日新,萬邦惟懷,志自滿,九族乃離。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垂裕後昆。予聞曰﹕「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己若者亡,好問則裕,自用則小。」嗚呼﹗慎厥終,惟其始。殖有禮,覆昏暴,欽崇天道,永保天命。

關於〈仲虺之誥〉,〈史記.殷本紀〉也提過﹕
「湯歸至于泰卷陶,中壨(仲虺)作誥。

成湯告全國同胞書

商朝的興亡
(D)

過了大坰,成湯繼續領著凱旋的軍隊往首都開進,回到亳城正值三月,他安頓了大軍和城民,也獎勵了有功的人員。為了感恩和慶祝開國紀念,成湯選了一個良辰吉日,親自領著諸侯和文武百官到亳城東邊的郊外祭天,一齊敬拜上帝和紀念祖先。【註十八】

崇拜完畢,成湯告示文武百官和諸侯們說﹕「你們要善待百姓,若不善待百姓,也不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我會按照律法重重地懲罰你們,到時候,你們可不能埋怨我﹗」

成湯接著勉勵大家說﹕「過去大禹、皋陶長時間在外面辛勤的工作,對民眾有顯著的貢獻,整個社會因為他們的付出,才能平安和諧。當時洪水患難成災,但是他們不辭辛勞、不怕危險,往南邊整治長江,往北邊疏通濟水,往西整治黃河,往東則疏通淮水,等到這四條大河都整治完畢,全民才得以安居。而后稷則教農民種植的技術,才有百穀的收成。這三位偉人有功於民,所以他們的後代都很興旺。相反地,在黃帝時代,蚩尤領著他的大夫們作亂,虐待百姓,鬧的社會不得安寧。蚩尤的罪惡深重,結果上帝不再祝福他,轉而祝福黃帝擊垮了蚩尤。先王遺留給我們的事跡和教訓,我們怎可不用來勉勵和警惕自己呢﹖」

接著成湯又說:「所以凡是不行正道的人,我將摘除你們諸侯的頭銜,你們不能埋怨我。」

這時成湯拿出一篇告全國同胞書,篇名叫〈湯誥〉,向著文武百官、諸侯和會眾們宣誓,他說﹕【註十九】

各位來自萬邦的民眾,請你們仔細聽我說,那偉大至高、超乎一切的上帝,將平安百福賜給了天下的子民。按照仁義禮智信,制定合適的禮法,是國君應有的職責。可惜夏桀泯滅道德、作威作福,用酷刑虐待萬邦的人民。萬邦的百姓遭受空前的凶害,再也無法忍受夏桀的殘暴,紛紛向統領宇宙的神禱告喊冤,苦訴自己的無辜。

我們都知道,天道祝福善良的人,降災禍給淫惡者,如今上帝用災難打擊夏氏王朝,無非是要彰顯夏桀的罪惡﹗我小子成湯奉行上天的命令,誅滅了邪惡的夏王,豈敢壇自赦免夏桀的罪行,讓他逍遙法外﹖我曾經冒昧地獻上黑色的公牛,真誠確切地向天上至高的神禱告,祈求祂祝福我們,並用大能懲罰夏桀的罪惡。為了完成天命,我求得了大聖賢伊尹的協助,跟他同心協力,也向至高的神懇求,希望祂在這場戰役中保守你們。

上帝相信我們的誠心,於是祝福我們眾人,擊倒了邪惡的夏王。天命福善禍淫,祂永遠是信實的,你們看,自從那邪惡的夏桀被剪除之後,全地煥然一新,有如新長的草木一樣茂盛,中原億萬的百姓,人人都平安樂利。我是靠著天上來的能力,才能使你們萬邦從此安寧和睦。這次討伐夏,我不知道有沒有得罪於掌管天地至高的神,所以內心十分惶恐,有如跌進了深淵一樣。

凡是我所分封的城邦(諸侯),不可以不遵循天道,也不可以傲慢越軌或生活淫亂,都要遵循典章律令,才能繼續得著上帝的祝福。你們若行善,我不會掩面不看的﹔我若自己犯罪,也一定不會輕易寬恕自己,祈望上帝時時監查我的心思意念。如果你們犯了罪,就把它歸到我身上﹔如果是我犯了罪,我絕對不會連累你們萬邦。

嗚呼﹗讓我們一齊獻上最真誠的心,但願祝福與我們同在,使我們一生受用不盡,直到永遠﹗

為了表示新王朝的成立是本著「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基礎,成湯改變了曆法,把元月一日新年訂為寅月的開始,他也變更了禮器和服飾的顏色,以白色為主,朝會時間改在白晝舉行。

成湯在位十七年﹐擊敗夏桀之後當了十三年的天子﹐一百歲的時候才歸天。

=========================



【註十八】

〈史記.殷本紀〉記載說﹕

維三月,王自至於東郊。告諸侯群后:『毋不有功於民,勤力迺事。予乃大罰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勞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后稷降播,農殖百穀。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后有立。昔蚩尤與其大夫作亂百姓,帝乃弗予,有狀。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毋之在國,女毋我怨。』」以令諸侯。

大部份人認為司馬遷把這篇文章當做〈湯誥〉,不過按照前後文的記載,這篇文章應該是〈湯誥〉的前導文,或是司馬遷自己收集補充的一段文字。

關於蚩尤和黃的故事,索隱解釋說﹕「帝,天也。謂蚩尤作亂,上天乃不佑之,是為弗與。有狀,言其罪大而有形狀,故黃帝滅之。先王指黃帝、帝堯、帝舜等言。禹、咎繇以久勞于外,故後有立。及蚩尤作亂,天不佑之,乃致黃帝滅之。皆是先王賞有功,誅有罪,言今汝不可不勉。此湯誡其臣。」

這裡所說的「維三月,王自至於東郊」的「郊」是指舉行「郊社之禮」的意思,所謂「郊社之禮」就是敬拜上帝的典禮,這是祭天的主祀。在主祀-敬拜上帝的同時,也要舉行配祀以紀念祖先。配祀祖先的目的是希望祖先在天之靈跟上帝同在,為上帝所祝福,見〈晉文公的信心(2: 周朝的興起〉【註九】。

所以孔子說﹕「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宗廟之禮,所以祀乎其先也」﹔而《禮記》則說﹕「祀帝於郊,敬之至也﹔宗廟之祭,仁之至也」﹔就是這個道理。

《禮記》又說﹕「唯聖人為能饗帝,孝子為能饗親。饗者鄉也,鄉之然後能饗焉。饗帝於郊,而風雨節,寒暑時,是故聖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天垂象,聖人則之,郊所以明天道也。故祭帝於郊,所以定天位也。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

這些都在說明,中國先民信仰上帝,他們在郊外祭天、敬拜上帝的目的包括﹕

1)向上帝和祖先感恩,表明上帝是萬物的創造著,是祂創造了我們人類,是上帝透過父母、祖先的祖先,生養了我們﹔
2)祈求上帝的祝福,使大地風調雨順,四時寒暑變化正常,天下平安大治﹔
3)詢問上帝的旨意,以明白天道的啟示﹔
4)表明上帝在天上「至高無上」的地位。

相關資料,可以參考【中生文選】內的文章,如﹕

〈至誠感動天〉
〈從上帝祝福到淪亡〉

【註十九】

〈尚書.湯誥〉的原文如下﹕

湯既黜夏命,復歸于亳,作〈湯誥〉。王歸自克夏,至于亳,誕告萬方。王曰﹕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恆性,克綏厥猷惟后。【1】夏王滅德作威,以敷虐于爾萬方百姓,爾萬方百姓,罹其凶害,弗忍荼毒,並告無辜于上下神祗。【2

天道福善禍淫,降災于夏,以彰厥罪。【3】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不敢赦。敢用玄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請罪有夏。【4】聿求元聖,與之戮力,以與爾有眾請命。【5

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天命弗僭,賁若草木,兆民允殖。【6】俾予一人,輯寧爾邦家,茲朕未知獲戾于上下,慄慄危懼,若將隕于深淵。【7】凡我造邦,無從匪彝,無即慆淫,各守爾典,以承天休。【8】爾有善,朕弗敢蔽,罪當朕躬,弗敢自赦,惟簡在上帝之心。【9】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10

嗚呼﹗尚克時忱,乃亦有終。【11


1】衷,善也。正義曰﹕天生烝民,與之五常之性,使有仁義禮智信,是天降善於下民也。天既與善於民,君當順之。故下傳云﹕順人有常之性,則是為君之道。順人有常之性,能安立其道,教則惟為君之道。

這裡的「皇」是最偉大、至高無上、超乎一切的意思,因此「惟皇上帝」就是在形容那位「至高、超乎一切」的「上帝」。

2】夏桀滅道德,作威刑,以布行虐政於天下,百官言殘酷。罹,被﹔荼毒,苦也﹔不能堪忍虐之甚。正義曰﹕釋草云,荼,苦菜,此菜味苦,故假之以言人苦毒,謂螫人之蟲蛇虺之類,實是人之所苦,故并言荼毒以喻苦也。

「上下神祗」,按照前後文,指的是掌管宇宙上下的至高之神-上帝,跟後面所提到的「上天神后」的意思是一樣。「后」在這裡代表「王」的意思,所謂「上天神后」是在強調上帝乃是一切神靈的王、主宰,祂是萬神之神,也就是英文所說的「God of gods, King of Kings, Lord of Lords」的意思。

這些觀念跟東漢馬融所說的「上帝太一神,天之最尊者」意思完全一樣,也跟《毛詩正義》註解所說的「天皇大帝,神之最尊者也,為萬物之所宗,人神之所主」的意思一模一樣,都是在強調中華民族所敬拜的「上帝」是「太初獨一、至高無上、天上最尊貴、萬神中最尊貴」的神,祂是「創造宇宙萬物的始祖(宗祖),也是人類和眾神的主(主宰)」。

3】政善,天福之﹔淫過,天禍之。故下災異,以明桀罪惡,譴寤之,而桀不改。《左傳》說﹕
「《商頌》有之曰﹕『不僭不濫,不敢怠皇,命于下國,封建厥福』,此湯所以獲天福也」﹔《國語》也說﹕「湯以寬治民而除其邪」。這都是在強調﹕成湯因為「敬天愛人」,所以得著上帝的祝福﹔而夏桀則因為「違天恨人」,所以受到了上帝的懲罰。

4】冬至,祭皇天大帝于圜丘,牲用蒼﹔夏至,祭靈威仰於南郊則牲用騂。孔注孝經,圜丘與郊共為一事。

5】聿,遂也﹔大聖陳力謂伊尹放桀除民之穢,是請命。關於商湯與伊尹的故事,許多古書都有記載,比如

〈詩經.長發〉說﹕「降予卿士,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
〈論語.顏淵〉篇說﹕「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孟子.公孫丑〉下篇說﹕「故湯之於伊尹,學焉而後臣之,故不勞而王。」
〈墨子.貴義〉說﹕「昔者湯將往見伊尹,令彭氏之子御。彭氏之子半道而問曰:『君將何之?』湯曰:『將往見伊尹。』彭氏之子曰:『伊尹天下之賤人也。若君欲見之,亦令召問焉,彼受賜矣。』湯曰:『非女所知也。今有藥此,食之則耳加聰,目加明,則吾必說而強食之。今夫伊尹之於我國也,譬之良醫善藥也。而子不欲我見伊尹,是子不欲吾善也。』因下彭氏之子,不使御。彼苟然,然後可也。」
〈史記.殷本紀〉說﹕「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奸湯而無由,乃為有莘氏媵臣,負鼎俎,以滋味說湯,致于王道。或曰,伊尹處士,湯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從湯,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湯舉任以國政,伊尹去湯適夏。」

6】浮,信也。天信佑助下民,桀知其罪,退伏遠屏。僭,差﹔賁,飾也。言福善禍淫之道不差,天下惡除,煥然咸飾,若草木同華,民信樂生。正義曰﹕桀以大罪,身即黜伏,是天之福善禍淫之命,信而不僭差也。既除大惡,天下煥然修飾,若草木同生華,兆民信樂生也。昔日不保性命,今日樂生活矣。僭,差,不齊之意。故傳以僭為差﹔賁,飾﹔易序卦文也。
  
心。慄慄危心,若墜深淵,危懼之甚。
#心。正義曰﹕經言,茲者,謂此伐桀也。顧氏云,未知得罪于天地,言伐桀之事,未知得罪于天地,言伐桀之事,未知得罪于天地以否。湯之伐桀,上應天心,下符人事,本實無罪,而云未知得罪,以否者謙以求#7】言天使我輯安汝國家﹔國,諸侯﹔家,卿大夫。此伐桀,未知得罪於天地,謙以求

8】戒諸侯,與之更始﹔彝,常﹔慆,慢也。無從非常,無就慢過,禁之。守其常法,承大美道。

9】所以不蔽善人,不赦己罪,以其#在天心故也,惟#在上帝之心。正義曰,鄭玄注,論語云,#閱在天心,言天#閱其善惡也。〈論語.堯曰〉篇也提到說﹕「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10】責化不至,無用爾萬方,言非所及。《國語》提到說﹕
「在湯誓曰:『余一人有罪,無以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墨子.兼愛〉篇也提到說﹕「湯曰:『惟予小子履,敢用玄牡。告於上天后曰,今天大旱,即當朕身屨,未知得罪於上下。有善不敢蔽,有罪不敢赦,簡在帝心。萬方有罪,即當朕身,朕身有罪,無及萬方。』」

11】忱,誠也﹔庶幾能是誠道,乃亦有終世之美。誓詞的結尾加上這段話,表示以上所說的乃是本著誠心誠意,希望上帝的祝福能夠讓大家終生受益不盡,直到永遠﹗
 

太甲的悔改

商朝的興亡(E)

後代的子孫們為了紀念成湯和商朝先王的功績,寫了幾首讚美詩,每逢祭天大典時都要吟唱,其中一首詩名叫〈長發〉【註二十】,詩詞的大意如下﹕

廣大明哲的殷商,很早以前就有天賜的禎祥,
當年洪水患難,大禹治水給大地帶來了平安,
使中國的疆域逐漸向外擴展,直到幅員又遠又長,
那時有娀氏的女兒正在成長,上帝祝福她生下商王。
商契施行德政,不僅在自己小小封國裡執行,
也推行到大中國,使全地的百姓都努力遵循,
他到各地巡視,看到民眾遵守律法而滿心歡欣,
相土的威名更是遠播,連海外的諸侯都來歸順。

先王尊崇上帝的命令,到成湯時與上帝同心,
成湯禮賢下士,他那聖潔敬畏的心日日提升,
他專心事奉上帝久久不息,真誠感動了上天,
於是上帝授命,揀選他做為中國九州的統領。
商湯接納大小圭玉做天子的印信,是諸侯的楷模,
看哪﹗天賜的祝福何其美好,成湯欣然接受,
他不爭鬥不急躁,不剛愎也不懦弱,
努力施行德政,天賜的千祿百福全然聚合。

他施行大小律法護衛百姓,是德高望眾的君王,
他承受了上天的榮耀,展現出雄糾糾的剛強,
內心不懼怕不動搖,不畏縮也不驚慌,
於是上帝賜給他的千祿百福全部臨降。
威武的成湯討伐夏桀,拿著刀釜深入敵方,
勇猛的前進勢如破竹,有誰敢來阻擋﹖
除了夏桀還有三個壞王,丟棄了天德存心背叛,
中原的部族看到成湯的公義,紛紛跑來朝商,
他領著仁義之師,討伐韋顧也滅了昆吾和夏王。

成湯繼承了祖先的事業,帶領強壯威武的軍容,
上帝賜他天子的冠冕,也賜他聰明的卿士,
他就是阿衡,是他靠著天命輔助商湯立了大功。

成湯死後,太子太丁尚未即位就死了。於是王室和大臣們立太丁的弟弟外丙為王,外丙只做了三年的天子就病死了。王位由外丙的弟弟中壬繼承,但中壬在位也只有短短的四年。接著宰相伊尹和大臣們立太丁的兒子太甲為天子,太甲乃是成湯的嫡長孫。

太甲在位的前三年,政治非常不清明。太甲從小驕生慣養,個性專權跋扈,百姓深受其苦。他廢除了成湯所立的典章律令,道德變的很低落。伊尹和大臣們非常不喜歡他的作風,於是聯合起來把他放逐到京城之外,放逐期間由宰相伊尹執政。

為了給太甲一個改過向善的機會,伊尹在成湯墓地的附近興建了一座桐宮(今河南省偃師縣附近),讓太甲守喪,也讓他在那裡閱讀成湯所訂的典章律令,學習做人處世的方法,以瞭解先王的遺訓。

太甲在桐宮很努力的學習﹐三年後果然悔改自新,他對自己過去的惡言惡行感到羞愧,內心頗為自責。伊尹看到太甲真心向善,便到桐宮接他回亳京,並親自教導他從政之道。

自從回到京城後,太甲居仁稱義、敬天愛人,有如脫胎換骨一樣,完全變成了一個新造的人。於是諸侯紛紛轉過來支持他,從那時開始,商朝的百姓才有安寧的日子。【註二十一】

宰相伊尹看到自己所輔佐的王變的如此居仁稱義、敬天愛人,特別寫了〈伊訓〉、〈太甲〉和〈咸有一德〉嘉勉太甲。部份的內容摘譯如下【註二十二】﹕

「建立彼此相愛的心,要從親人做起﹔樹立互相尊敬的風氣,則要從敬老尊賢開始﹔因為能夠先在自己的家邦施行,才能推及到天下。上帝對世人的祝福或懲罰並非一層不變的,行善的,上帝會賜他百福﹔做不善(行惡)的,上帝就會降下各種災禍打擊他。積善修德不要怕從小的做起,即使是小善小德,萬邦的百姓都會來慶賀﹔你若行惡,即使是小惡,也可能導致亡國。

偉大至高的皇天上帝祝福我們殷商,使太甲終於瞭解積善修德的重要,這實在是上天賜給我們千秋萬世最大的福氣呀﹗上天對待我們一視同仁,沒有所謂的親疏之分,祂只祝福誠心敬畏祂的人。百姓也沒有一定要支持誰,他們想要支持的是心懷仁義的君子。君主施行德政,國家就會太平,不施行德政,天下就會大亂。用律法和道德治理國家,沒有不興盛的,用狡詐惡行治理國家,也沒有不滅亡的。

先王成湯時時心存敬畏、積善修德,一生的作為都是為了榮耀上帝。現在由你太甲繼承王業,我伊尹真誠地希望你專心學習你祖父的一言一行,他是如何積善修德,又如何受到上帝的祝福﹗如果你想要登高,就得從下面爬起﹔如果你想要行遠,就得從近處起步。不可以輕忽民間的需求,因為不管大小事情都有它的難處﹔更不可以貪圖安逸,要常常居安思危,行事為人也要處處謹慎。君王呀﹗你不可以用狡猾的言論去破壞已有的典章制度﹔臣子們,你們也不可以憑著寵信的關係邀功牟利﹔唯有如此,國家才能永遠受到上天的祝福。

我伊尹和先王成湯,始終一心一德,知道如何順服天意,因此受了天命,帶領全中國的正義之師,剪除敗壞的夏桀。並非上天偏愛我們殷商,乃是上帝只祝福道德純一的人﹔也不是我們殷商特別去召募天下的百姓,乃是百姓只接納一心一德的人。如果我們道德純一,行動起來就能無往不利,假如我們的德行是反復無常,行動起來就會步步危機。我們一生的作為是吉是凶,完全決定於個人的德行修養,因為上帝是根據一個人道德修養的高低來決定祝福或懲罰。

太甲從宰相伊尹那裡學到很多做人處世的道理,自從他回到亳京,一夜之間變成了好國王,於是伊尹和大臣們尊稱他為太宗。在太甲統領中原的期間,政治清明,國家太平,百姓安樂。

太甲一共在位33年,死後由兒子沃丁繼承,伊尹這時已經年邁,在沃丁即位八年的時候,伊尹正好過一百歲生日,就在這一年伊尹離世了。伊尹死的時候,全國哀痛,天地同悲,全地被大霧瀰漫了三日,為一代先知先賢添了幾分懷念之情。沃丁為了紀念伊尹輔佐成湯建國有功,接著又連續帶領四朝君王(包括外丙、中壬、太甲、沃丁),特別破例用天子之禮埋葬伊尹,以報答他對商朝的豐功偉業。【註二十三】

沃丁之後由弟弟太庚繼位,太庚之後由兒子小甲繼位,小甲之後由弟弟雍己繼位,這時殷商的國勢變的很衰落,諸侯紛紛自立。

雍己死後由弟弟太戊繼承,太戊舉用伊尹的兒子伊陟當宰相,一心一意想振興商朝的國勢。可是太戊的心地不夠善良,缺乏恭敬之心。上帝看到他那種矛盾的態度,想要懲罰他,但是為了給他一個悔改自新的機會,祂差遣天使在首都亳城裡降下了一個異象。【註二十四】

天使利用黑夜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在朝廷裡種下了兩棵連在一起的樹,並使它們一夜之間長大到有兩手合抱那麼大。太戊王早上起來看到這兩棵糾纏在一起的怪樹,以為是不祥的徵兆,內心感到很恐懼,就跑去問宰相伊陟。伊陟向他解釋說﹕「臣子曾經聽說過,妖魔無法戰勝公義的德行,這個異象顯然是在警示大王你的道德人品和施政風格有缺陷,你應該從今開始積善修德,做一個敬天愛人的君主。」

太戊回去之後,為了證實伊陟的解說,同時也為了自己的行為和命運詢問天意,結果上帝的使者告訴他說﹕「桑樹和穀樹都是野生的植物,它們不可能合長在朝廷裡面,如今這兩棵竟然合長在宮廷裡,而且一夜之間就長大成巨木,你應該知道這是個不祥的徵兆,目的是在警告你,你要是不改邪歸正,上天一定會消滅你。」

太戊聽了以後,心裡更加害怕,於是就下定決心改邪歸正。他一方面努力補修先王「敬天愛人、居仁稱義」的美德,另一方面也很努力推行敬老尊賢的政策。結果這兩棵合長的大怪樹,因為太戊的悔悟﹐竟然自動枯死了。

上帝降下這個異象的目的,很顯然是在向太戊說明「妖不勝德,邪不勝正﹔天道福善禍淫﹔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的道理。

經過這個警訓,太戊變的很勤政愛民,三年之後,商朝的國勢終於復興,不僅附近的諸侯全都回來歸順,連最遠方的諸侯也來朝貢,總數一共有七十六國之多。

=========================


【註二十】

〈詩經.長發〉是為了大禘之禮而作,所謂大禘之禮就是祭天大典,是王室為了敬拜上帝和紀念祖先特別寫的詩歌。關於大禘之禮,《禮記》解釋說﹕
「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是謂也。」也就是說,君王要定期舉行大禘之禮,以敬拜創造祖先的上帝,並用紀念祖先當做配祀。《禮記》又解釋說﹕「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大意是說,萬物的根源來自天上(即,萬物是上帝所造的意思),上帝藉者祖先養育我們,所以在郊外舉行的祭天之禮,是為了讓子孫們能夠崇拜創造者上帝,也能向養育我們的祖先感恩。

〈詩經.長發〉的原文如下﹕

長發﹕大禘也。大禘,郊祭天也。《禮記》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是謂也。」【1

濬哲維商,長發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2】玄王桓撥,受小國是達,受大國是達,率履不越,遂視既發,相土烈烈,海外有截【3】。帝命不違,至于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圍【4】。受小球大球,為下國綴旒,何天之休,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祿是遒【5】。受小共大共,為下國駿厖,何天之龍,敷奏其勇,不震不動,不戁不竦,百祿是總【6】。武王載旆,有虔秉鉞,如火烈烈,則莫我敢曷,苞有三蘗,莫遂莫達,九有有截,韋顧既伐,昆吾夏桀。【7】昔在中葉,有震且業,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8

1】正義曰﹕長發詩者,大禘之樂歌也。禘者,祭天之名,謂殷王高宗之時,以正歲之正月,祭其所感之帝於南郊,詩人因其祭也,而歌此詩焉。此大禘為郊祭天者,以冬至為祭,乃是天皇大帝,神之最尊者也,為萬物之所宗,人神之所主。

從這裡的註解我們可以看出,在祭天大典上,中國先民所崇拜的的「上帝」乃是﹕「萬神之神,萬主之主,祂乃是宇宙萬物的的創造者」。這跟老子所形容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道』者,萬物之奧(主宰)」的「道」完全一樣的意思。也就是說,上帝是道,道也是上帝,道是上帝無限永恆的意志、能力和智慧,所指的都是那一位「宇宙萬物的主宰、創造者」。

2】濬,深,洪大也﹔諸夏為外幅廣也﹔隕,均也。箋云,長,猶久也﹔隕當作圓,圓謂周也。深知乎,維商家之德也,久發見其禎祥矣,乃用洪水,禹敷下土,正四方定諸夏,廣大其竟界之時,始有王天下之萌兆,歷虞夏之世,故為久也。

3】相土,契孫也﹔烈烈,威也﹔截,整齊也。相土居夏后之世,承契之業,入為王官之伯,出長諸侯,其威武之盛,烈烈然四海之外,率服截爾整齊。

4】帝命不違者,天之所以命契之事,世世行之,其德浸大,至於湯而當天心。聖明恭敬之德,日升而不退也,以其聰明,寬假天下之人。遲遲然而舒緩也,上天以是之故,常愛敬之,故天命之,使用事於九州,為天下王也。

5】球,玉﹔綴,表﹔旒,章也。箋云,綴猶結也﹔旒,旌旗之垂者也。休,美也﹔湯既為天所命,則受小玉,謂尺二寸圭也,受大玉,謂珽也﹔長三尺執圭搢,珽以與諸侯會同,結定其心,如旌旗之旒縿著焉,擔負天之美譽,為眾所歸鄉。絿,急也﹔優,優和也﹔遒,聚也。箋云,競,逐也﹔不逐不與人爭前後。

6】共,法﹔駿,大﹔庬,厚﹔龍,和也。箋云,共,執也﹔小共大共,猶所執搢小球大球也,駿之言俊也﹔龍當作寵,寵,榮名之謂。戁,恐﹔竦,懼也。箋云,不震不動,不可驚憚也。

餘,承藉雖重,必無德行莫有能以行申遂天意者,莫能以德自達於天者,天下諸國無所歸依,故九州諸侯截然齊整一而歸湯也。九州諸國既盡歸湯,唯有韋、顧、昆吾黨桀為惡,成湯於是恭行天罰,韋、顧二國既已伐之,又伐昆吾之與夏桀,
惡既盡,天下廓清,成湯於是乃即真為天子。7】武王,湯也﹔旆,旗也﹔虔,固﹔曷,害也。箋云,有之言又也﹔上既美,其剛柔得中,勇毅不懼,於是有武功,有王德,及建旆,興師出伐,又固持其鉞志,在誅有罪也,其威勢如猛火之炎熾,誰敢禦害我﹖箋云,苞,豐也﹔天豐大先三正之後,世謂居以大國,行天子之禮樂,然而無有能以德自遂達於天者,故天下歸鄉湯,九州齊一截然。有韋國者,有顧國者,有昆吾國者。箋云,韋豕,韋彭姓也﹔顧、昆吾皆巳姓也,三國黨於桀惡,湯先伐韋、顧,克之昆吾、夏桀,則同時誅也。言夏桀與二王之後,根本之上有三種

8】葉,世也﹔業,危也﹔箋云,中世謂相土也,震,猶威也﹔相土始有征伐之威,以為子孫討惡之業,湯遵而興之信也,天命而子之下,予之卿士,謂生賢佐也。春秋傳曰,畏君之震,師徒橈敗。阿衡,伊尹也﹔左右,助也。箋云,阿,倚﹔衡,平也。伊尹湯所依倚而取平,故以為官名,商王,湯也。予之使為卿士,此卿士者,實為阿衡之官實,佐助我成湯,故能克桀而有天下,此皆上天之力,高宗祭又得禮,故因大禘之祭,述而歌也。鄭以為,昔在中世,謂相土之時,有征伐之威,且為子孫討惡之業,故成湯亦遵用其道,皇天子而愛之。正義曰以言左右商王,則是功最大者,成湯佐命之臣,唯伊尹耳故,知阿衡是伊尹也,伊是其氏尹正也,言其能正天下,故謂之伊尹阿衡,則其官名也。君奭曰﹕「在昔成湯,既受命時,則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格于上帝。」(原文應該是﹕「我聞在昔成湯既受命,時則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在太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

以上註解摘選自《毛詩正義》。

【註二十一】

關於太甲敗壞又悔改的故事,古書有不少的記載,比如

〈尚書.太甲〉記載說﹕「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諸桐﹔三年,復歸于亳,思庸。」

〈孟子.萬章〉記載說﹕「伊尹相湯以王於天下,湯崩,太丁未立,外內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顛覆湯之典刑,伊尹放之於桐;三年,太甲悔過,自怨自艾,於桐處仁遷義三年,以聽伊尹之訓己也,復歸于亳。」

〈孟子.盡心〉記載說﹕「公孫丑曰﹕『伊尹曰﹕狎于不順。』放太甲於桐,民大悅﹔太甲賢,又反之,民大悅。」

〈史記.殷本紀〉記載說﹕「湯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迺立太丁之弟外丙,是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迺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湯適長孫也,是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訓,作肆命,作徂后。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宮,三年,伊尹攝行政當國,以朝諸侯。帝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反善,於是伊尹迺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諸侯咸歸殷,百姓以寧,伊尹嘉之,迺作〈太甲訓〉三篇,褒帝太甲,稱太宗。」

【註二十二】

〈伊訓〉﹕「...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于家邦,終于四海。...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爾惟德罔小,萬邦惟慶,爾惟不德罔大,墜厥宗。...

〈太甲〉﹕「...皇天眷佑有商,俾嗣王克終厥德,實萬世無疆之休。...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懷,懷于有仁。...德惟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今王嗣有令緒,尚監茲哉。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邇。無輕民事,惟難﹔無安厥位,惟危﹔慎終于始。...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于休。...

〈咸有一德〉﹕「...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師,爰革夏正。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歸于一德。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災祥在德。...

【註二十三】

《帝王世紀》說:「伊尹名摯,為湯相,號阿衡,年百歲卒,大霧三日,沃丁以天子禮葬之。」

【註二十四】

這個異象記載在,

〈尚書.商書〉﹕「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穀共生于朝。伊陟贊于巫咸,作〈咸乂〉四篇。太戊贊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史記.殷本紀〉﹕「亳有祥桑穀共生於朝,一暮大拱,帝太戊懼,問伊陟,伊陟曰:『臣聞妖不勝德,帝之政其有闕與﹗帝其修德。』太戊從之,而祥桑枯死而去。伊陟贊言于巫咸,巫咸治王家有成,作〈咸艾〉,作〈太戊〉。帝太戊贊伊陟于廟,言弗臣,伊陟讓,作〈原命〉。殷復興,諸侯歸之,故稱中宗。」

關於這個異象,有下面幾個解釋﹕

正義解釋說﹕「伊陟輔相太戊於亳都之內,有不善之祥桑穀二木,共生于朝,朝非生木之處,是為不善之徵,伊陟以此桑穀之事,告于巫咸,使錄其事。漢書五行志云,凡草物之類謂之妖,自外來謂之祥,祥是惡事先見之徵,故為妖怪也,二木合生謂共處生也。」

另一個解釋是漢書五行志夏侯始昌劉向筭說﹕「肅,敬也﹔內曰恭,外曰敬,人君行己體貌,不恭怠慢驕蹇,則不能敬木色青,故有青眚之祥,是言木之變怪,是貌不恭之罰,人君貌不恭,天將罰之,木怪見其徵也。」

皇甫謐的解釋則說﹕「太戊問於伊陟,伊陟曰﹕『臣聞妖不勝德,帝之政事有闕,白帝修德。』太戊退而占之曰﹕『桑穀野木而不合生于朝,意者朝亡乎。』太戊懼,修先王之政,明養老之禮,三年而遠方重譯,而至七十六國,是言妖不勝德也。」

從這三個註解來看,這個異象合理的解釋應該是, 太戊有心重建商朝的國勢,可惜他沒有恭敬之心,也缺乏領導人的品格。上帝想試探太戊,但是也想改變他的品德,給他一個改過遷善的機會,所以差遣天使到皇宮裡種了兩棵合長在一起的樹,並趁著晚上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施展奇蹟,使這兩棵合在一起的樹,一夜之間長大成巨木。

上帝的目的是想利用這個異象,給太戊和大臣們一個「天道賞善禍淫﹔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的警示。伊陟瞭解上帝的啟示,所以把上帝的意思轉達給太戊,太戊為了證實伊陟的解說,就親自詢問天意,結果上帝的使者回答他說﹕「桑穀野木而不合生于朝,意者朝亡乎。」

太戊聽到以後,知道自己有錯﹐表示願意悔改。後來他也確實改變了個人的品格,成了一個居仁行義、敬天愛人、知人善用的君王。上帝看到太戊的真誠,便施展另一奇蹟,命令怪木枯死。三年後,商朝的國勢在太戊的努力和大臣的輔佐之下,果然復興了起來,不僅臨近的諸侯回來歸順,連最遠方的諸侯也派使者來朝貢。

盘庚五迁

晋文公的信心
(8)

商朝的兴亡(F)---盘庚五迁

中宗(大戊)很长寿,在位总共70几年才去世,他死後由儿子中丁继任。中丁因为环境的关系,把国都迁到了隞城。中丁死後王位传给弟弟外壬,外壬之後王位则由另一个弟弟河亶甲接任,河亶甲也因为环境的关系把国都迁到相城。可惜河亶甲相当无能,所以从那时起,商朝的国势逐渐衰弱。

河亶甲死後王位传给了儿子祖乙,祖乙同样因为环境的关系,把国都迁到了邢城。祖乙是一个很能干的君王,他任用巫咸的儿子巫贤为宰相,在巫贤的辅助之下,国家被整治的很有条理,使得商朝的国势稍微恢复了一些。

祖乙之後,王位相继经过了祖辛、沃甲、祖丁、南庚、阳甲,可惜在这段期间内,商朝的国势大不如前,等到阳甲上台,商朝的国势变得更加衰弱。

为什麽在这段期间内,商朝的国势会衰弱呢?这是因为自中丁以来,王位的继承没有一定的规范,他们废除了嫡长子继承的办法,改成拥立兄弟或他们的儿子,而这些弟兄和他们的儿子常常为了争夺王位打起来,造成了九世的混乱。诸侯看到王室之间老是为了争权夺力互相打斗、一点仁义也没有,纷纷拒绝前来朝贡。

等到阳甲死後,由弟弟盘庚继承。盘庚是一个有为的青年,他看到王室连续九世的混乱,一心想要整顿中央的权威,重建商朝的国势。这时商朝的国都经过四次的迁徙,正在黄河北方的邢城(也叫耿城),可惜那里水患丛生,灾难频繁。盘庚为了人民的生计,决定把国都再迁回到河南--成汤的故居。

盘庚迁都的计划并没有受到百姓的赞同,反而引来不少的怨言。为了顺利推动迁都督计划,及早脱离水患造成的灾难,盘庚特地召集诸侯们共商大计,希望大家一起学习成汤敬天爱民的遗训,他说

「从前先王成汤跟你们的祖先一起平定天下,建立了商朝,他们所订的典章律令值得我们学习。(後来继承的君王为了百姓的生计,前後迁了四次国都,可惜部份君王为了王位争权夺利,丢弃了成汤敬天爱民的遗训,造成了九世的混乱。)如果我们也丢弃成汤敬天爱民的遗训,不再遵循它,我们还靠什麽施行德政呢?」【注二十五】

接著盘庚又集合了不愿意迁徒的臣民,用很诚恳的态度跟他们沟通。他向这些惶惶不安的民众说【注二十六】

请大家仔细听我解释,不要一开始就为了反对而反对。想想看,古时候的贤君施行政令,没有一件不是为了百姓的福祉,君臣上下都知道『凡事要遵循天时』,所以没有受到上天的惩罚。後来水患来袭,先王无法继续在旧城居住,为了臣民的安危不得不迁都,难道你们没有听过这些事迹吗?

我跟你们的想法一致,也想在稳定中求发展,不是因为你们有过错而想惩罚各位。我诚恳地呼吁大家跟我一起迁到新的都城,我的要求完全是为了你们的利益,为了遵循先王的遗愿。

我们必须进行迁徒的工作,才能使全国上下过安定的生活。假如你们不谅解我内心的苦楚,存心跟我作对,想用歪理动摇我们的心志,就等於是自寻烦恼。这好比是坐在船上,却不想渡河,结果一定会被大水冲灭。你们若不诚心合作,我们只好一起沉没到洪水里。与其如此,不如仔细想想看继续不同心协力,老是自怨自艾,能得到什麽益处呢?

你们不想做长久的打算,也不思考水患带来的灾害,难道你们喜欢过苦难的日子吗?这样下去,活一天算一天,明天将在哪里?你们将如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所以我只好用行政命令,要求你们跟我同心协力,不要再用污秽的思想搞臭自己,不要再相信别人的歪里,也不要再被别人的邪念误导!我真心希望上天会赐下他的祝福,让你们的生命延续下去。我这样命令你们,不是威胁你们,乃是希望帮助各位,奉养你们众人!

你们要常常思念祝福先王立业的上帝,因为他带领你们的祖先,将平安赐给了你们。如今你们把国家弄的很腐败,住在这个水灾频繁的地方又不想迁徒,上帝一定会(透过祖先在天之灵的请求)降灾祸惩罚你们,并质问说『你们为什麽如此虐待我的子民呢?』

你们众人不想谋求生路,不和我同心同德,我相信祖先在天之灵一定会要求上天降下灾祸,重重地打击你们,并质问说『你们为什麽不跟我的幼孙盘庚亲近呢?』所以,不管你们犯什麽样的错误,上帝都会惩罚,你们是逃不了的!

先王曾经任用你们的祖先,他们既忠心又任劳任怨,如今你们跟著我一起治理百姓,难道你们不学习祖先的功绩,反而心存怨恨想要残害百姓吗?果真如此,先王和你们的祖灵一定会在上帝面前断然丢弃你们,不再祝福你们,让你们自生自灭!

现在跟著我的大臣如果只是一群捣乱政局,只知道聚敛财富的人,你们的祖灵一定会告诉先王说『惩罚我的子孙吧!』如此,先王在天之灵必定会在至高的神面前降下灾祸,惩罚你们!

呜呼!让我再告诉你们,凡事都有它的难处,所以你们要常存忧患的意识,不要彼此疏远,反而要彼此互相顺服,心中要常常想如何同舟共济!你们中间若有人心存不善、行为无道、犯罪不恭、为非作歹、奸淫狡诈,我绝对会歼灭他们,连子孙一个也不留下,甚至他们的亲族也无法在新的京城里存活!

所以,大家跟著我走吧!让我们一起去谋求生路。现在我就要带领你们迁到新的国都,在那里重建我们永远的家园!

经过再三的晓谕,盘庚虽然说服了老百姓迁徒到古都亳城,但接下来问题丛生,有人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有人不喜欢住在那里,怨言又再四起。

盘庚只好再召集王亲贵族,希望他们劝导百姓。这些王亲贵族回到自己分封的城邑後,把盘庚的意思转达给了城民【注二十七】

我们的君王跟著大家一起迁到这里,是为了众人的利益著想,使我们免於天灾人祸的袭击。如果我们彼此之间不能守望相助,只知道迷信占卜,结果将会怎样?你们想想看,先王凡事敬畏天命,即使如此,尚无法常治久安,也无法长久住在一个地方,到如今我们商朝已经迁了五次国都。假如我们连先王谨守天命的传统都要丢弃,也不知道上天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我们怎麽会有资格继承先王的事业呢?

我们处境就好像是被砍断的枯数长出了新芽,如今上帝赐给了我们一个永远的新城,让我们在他的祝福之下,一起重建先王伟大的事业,一起平定四方吧!

於是盘庚开始教育民众,指导大臣们如何遵守祖先的典章制度,重整律法。他又规劝臣民们说「希望你们不要再随便附和小人的谗言。」

接著盘庚又召集了百官,一起聚集到王宫的前面。

=========================

【注二十五】

这段故事记载在〈史记.殷本纪〉


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无定处,殷民咨胥皆怨,不欲徙。盘庚乃告谕诸侯大臣曰:『昔高后成汤与尔之先祖俱定天下,法则可修,舍而弗勉,何以成德?』

【注二十六】

〈尚书.盘庚〉的次序有些颠倒,中篇写的是迁徒之前的事,上篇和下篇讲的是迁徒之後的事。中篇的记载如下


盘庚作惟涉河,以民迁。乃话民之弗率,诞告用亶其有众,咸造勿亵,在王庭。【1】盘庚乃登进厥民,曰
「明听朕言,无荒失朕命。呜呼!古我前后,罔不惟民之承,保后胥戚,鲜以不浮于天时。【2】殷降大虐,先王不怀厥攸作,视民利用迁,汝曷弗念我古后之闻?承汝俾汝,惟喜康共,非汝有咎比于罚。【3】予若吁怀兹新邑,亦惟汝故,以丕从厥志。【4

今予将试以汝迁,安定厥邦,汝不忧朕心之攸困,乃咸大不宣乃心,钦念以忱,动予一人,尔惟自鞠自苦。若乘舟,汝弗济,臭厥载。【5】尔忱不属,惟胥以沈,不其或稽,自怒曷瘳?汝不谋长,以思乃灾,汝诞劝忧,今其有今罔後,汝何生在上?【6】今予命汝一,无起秽以自臭,恐人倚乃身,迂乃心。【7】予迓续乃命于天,予岂汝威,用奉畜汝众。【8

予念我先神后之劳尔先,予丕克羞尔,用怀尔。【9】然失于政,陈于兹,高后丕乃崇降罪疾,曰
『曷虐朕民?』【10】汝万民乃不生生,暨予一人猷同心,先后丕降与汝罪疾,曰『曷不暨朕幼孙有比?』【11】故有爽德,自上其罚汝,汝罔能迪?【12】古我先后,既劳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汝有戕,则在乃心。【13】我先后,绥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断弃汝,不救乃死。【14】兹予有乱政同位,具乃贝玉,乃祖先父,丕乃告我高后,曰『作丕刑于朕孙!』迪高后丕乃崇降弗祥。【15

呜呼!今予告汝
不易!永敬大恤,无胥绝远。【16】汝分猷念以相从,各设中于乃心。【17】乃有不吉不迪,颠越不恭,暂遇奸宄,我乃劓殄灭之,无遗育,无俾易种于兹新邑。【18】往哉生生,今予将试以汝迁,永建乃家。【19

1
话,善言;民不循教,发善言大告,用诚於众。马云,告也,言也。亶,同诚也;造,至也;众皆至王庭无亵慢。

2
荒,废;言我先世贤君,无不承安民而恤之,民亦安君之政,相与忧行,君令浮行也,少以不行於天时者,言皆行天时。浮,罚也。

3
我殷家於天降大灾,则先王不思故居而行徙。正义曰
迁,徙者;止为邑居垫隘△水泉咸卤,非为避天灾也。此传以虐为灾,怀为思,言殷家於天降大灾,则先王不思故居而行徙者。以天时人事,终是相将邑居不可行,化必将天降之灾。上云,不能相匡以生罔知天之断命,即是天降灾也。其所为视民有利,则用徙。古后先王之闻谓迁事。今我法先王,惟民之承,故承汝,使汝徙,惟与汝共喜安,非谓汝有恶,徙汝令比近於殃罚。正义曰,先王为政,惟民之承,今我亦法先王,故承安汝,使汝徙,惟欢喜安乐,皆与汝共之,非谓汝有咎恶而徙汝,令比近於殃罚也。
  
4
言我顺和,怀此新邑,欲利汝众,故大从其志而徙之。正义曰
盘庚言我顺於道理,和协汝众,归怀此新邑者,非直为我王家,亦惟利汝众,故为此大从,我本志而迁徙不有疑也。
  
5
试,用;所困不顺上命,汝皆大不布腹心敬念以诚感动我,是汝不尽忠。鞠,穷也;言汝为臣不忠,自取穷苦。鞠,言不徙之害,如舟在水中流不渡,臭败其所载物。正义曰
臭是气之别名,古者香气秽气皆名为臭。易云其臭如兰,谓香气为臭也。晋语云惠公改葬申生臭彻於外,谓秽气为臭也。下文覆述此意云,无起秽以自臭,则此臭谓秽气也,肉败则臭,故以臭为败舡,不渡水则败其所载物也。
  
6
汝忠诚不属逮古,苟不欲徙,相与沈溺,不考之先王祸至自怒,何瘳差乎?正义曰
盘庚责其臣民,汝等不用徙者,由汝忠诚不能属逮於古贤,苟不欲徙,惟相与沈溺於僸,不欲徙之言,不其有考验於先王迁徙之事,汝既不考於古,及其祸至,乃自忿怒,何所瘳差也?汝不谋长久之计,思汝不徙之灾,苟不欲徙,是大劝忧之道。正义曰凡人以善自劝,则善事多;若以忧自劝则,忧来僸,今不徙,则忧来僸,是自劝励以忧愁之道。言不徙,无後计,汝何得久生在人上?祸将及汝。正义曰,顾氏云,责傝汝今日其且有今,目前之小利,无後日久长之计,患祸将至,汝何得久生在民上也?
  
7
我一心命汝,汝违我,是自臭败。正义曰
今我命汝,是我之一心也,汝当从我,无得起为秽恶,以自臭败,汝违我命,是起秽以自臭也。言汝既不欲徙,又为他人所误。倚,曲;迂,僻。正义曰言汝心既不欲徙,汑GH或更误汝,我又恐他人倚曲汝身,迂僻汝心,使汝益不用徙也。传言汝至迂僻。正义曰人心不能自决,则好用非理之谋,言汝既不欲迁徙,又为他人所误,盘庚凝其被误,故言此也。以物倚,物者必曲,故倚为曲也,迂是回也;回行必僻,故迂为僻也。
  
8
迓,迎也;言我徙欲迎续汝命于天,岂以威胁汝乎?用奉畜养汝众。正义曰
迓,迎;释诂文,不迁必将死矣!天欲迁以延命,天意向汝我,欲迎之天断,汝命我欲续之,我今徙者,欲迎续汝命於天,岂以威胁汝乎?迁都惟用奉养汝众臣民耳!

9
言我亦法汤大能进劳汝,以义怀汝心,而汝违我,是汝反先人。正义曰
我念我先世神后之君成汤,爱劳汝之先人,故我大能进用汝与汝爵位用以道义,德怀安汝心耳。然汝乃违我命,是汝反先人也。正义曰易称「神者,妙万物而为言也」。殷之先世神明之君,惟有汤耳,故知神后,谓汤也。下高后先后与此神后一也,神者言其通圣,高者言其德,尊此神后言先於高后埿W茪ㄗ孕鉹U直言先后,又埿W茪ㄗ孕鉹U直言先△后又埿W茪ㄗ弘玩q上省文也,劳尔先谓爱之也。劳者勤也,闵其勤劳而慰劳之,劳亦爱之义。故论语云爱之能勿劳乎?是劳为爱也。此言汤劳汝先△则此所责之臣,其祖於成汤之世,已在朝廷世仕王朝,而不用已命,故责之深也。

这一段古典的解释,很不合逻辑。「我先神后」不应该翻译成「故知神后,谓汤也」,应该翻译为「祝福先王成汤的神后
上帝」。「我先」指我们的先王成汤;「神后」指「万神之王」,指的是「上帝」。

〈尚书.汤诰〉说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琠吽A克绥厥猷惟后。夏王灭德作威,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尔万方百姓,罹其凶害,弗忍荼毒,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祗。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以彰厥罪。肆台小子,将天命明威,不敢赦。敢用玄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

这在说明上帝祝福成汤,赐给他智慧和力量击了败桀。「惟皇上帝」是指最伟大、至高无上、超乎一切的神
上帝。「上下神祗」指的也是掌管宇宙上下的至高之神(上帝),这跟前面的「惟皇上帝」以及後面的「上天神后」都是一样的意思。「后」在这里代表「王」,「上天神后」是在强调上帝乃是一切神灵的王、主宰,他是万神之王、万神之神,即「God of gods, King of Kings, Lord of Lords」之意。

这些观念跟东汉马融所说的
「上帝太一神,天之最尊者」意思完全一样,也跟《毛诗正义》注解所说的「天皇大帝,神之最尊者也,为万物之所宗,人神之所主」的意思一样,都是在强调「上帝」是「太初独一、至高无上、天上最尊贵、万神中最尊贵」的神,他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始祖,人类和众神的主宰」。

〈诗经.长发〉也强调商朝的始祖敬畏上帝,於是上帝祝福他们,开启商朝的根基,即
「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总而言之,把「我先神后」翻译成「故知神后,谓汤也」,不但不合逻辑,更是一种严重的迷信思想。正确的意思应该是为「祝福先王的神--上帝」。

10
崇,重也;今既失政而陈久於此而不徙,汤必大重下罪疾於我。曰
何为虐我民而不徙乎?正义曰崇,重;释诂文又云,尘,久也;孙炎曰,陈居之久,久则生尘矣,古者陈尘同也,故陈为久之义。

「高后丕乃崇降罪疾,高后丕乃崇降弗祥」的「高后」在这里有两个意思
1)指先王在天之灵,(2)指至高者上帝的灵。若采用第(1)个意思,则「高后丕乃崇降罪疾,高后丕乃崇降弗祥」可以翻译成「我们先王在天之灵就会请求上帝降下天灾疾病,重重的处罚你们」。若采用第(2)个意思,则「高后丕乃崇降罪疾,高后丕乃崇降弗祥」可以翻译成「那至高的上帝就会降下天灾疾病,重重的处罚你们」。两者的意思都通。

这跟「先后丕降与汝罪疾,自上其罚汝」意思一样,强调如果政治腐败、虐待百姓,则上帝(在祖先在天之灵的要求下)一定会降天灾疾病惩罚你们。

11
不进进谋同心,徙言非但罪我,亦将罪汝幼孙,盘庚自谓比同心。正义曰
物之生长,则必渐进,故以生生为进进;王肃亦然,进进是同心,愿乐之意也。此实责偓a茖它挠U民者,民心亦然因博及之。

12
汤有明德在天,见汝情下罚汝,汝无能道。正义曰
盘庚以民不愿迁,言神将罪汝△欲惧之,使从已也。我所以必须徙者,我今失於政教,陈久於此民,将有害高德之君,成汤必忿我不徙大,乃重下罪疾於我,曰何为残虐我民,而不徙乎?我既欲徙,而汝与万民乃不进,进与我一人谋计同心,则我先君成汤,大下与汝罪疾,曰何故不与我幼孙?盘庚有相亲比同心徙乎,汝不与我同心,故汤有明德,从上见汝之情,其下罪罚於汝,汝实有罪,无所能道言无辞以有解说也。正义曰训爽为明,言其见下故称明德。诗称三后在天,死者精神在天,故言下见汝。

「盘庚以民不愿迁,言神将罪汝」,这一段的解释跟上面很相似。在恶劣的洪水泛滥之下,如果还有官员反对迁都,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不但盘庚可以惩罚他,祖先在天之灵也会请求至高的神降下灾祸,重重地打击他。

13
劳之,共治人;戕,残也;汝共我治民,有残人之心,而不欲徙,是反父祖之行。正义曰
下句责臣之身,云汝共作我畜民,明先后劳其祖父,是劳之共治民也。正义曰春秋宣十八年,邾人戕鄫子,左传云凡自虐其君曰弑,自外曰戕,戕为残害之义,故为残也。先后爱劳汝祖汝父,与共治民,汝祖父必有爱人之心,作训为也。汝今共为我养民之官,而有残民之心,而不用徙以避害,是汝反祖父之行。盘庚距汤年世多矣,臣父不及汤世,而云父者与祖连言之耳。

14
言我先王安汝父祖之忠,今汝不忠汝父祖,必断绝弃汝命,不救汝死。正义曰
又责偓bj我先君成汤,既爱劳汝祖汝父,与之共治民矣。汝今共为我养民之官,是我於汝与先君同也。而汝有残虐民之心,非我令汝如此,则在汝心自为此恶,是汝反祖父之行。惟汝祖父亦不佑汝,我先君安汝祖汝父之忠,汝祖汝父忠於先君,必忿汝违我,乃断绝弃汝命,不救汝死。言,汝违我命,故汝祖父亦忿,见汤罪汝,不救汝死也。

15
乱,治也;此我有治政之臣,同位於父祖,不念尽忠,但念贝玉而已,言其贪。言汝父祖见汝贪而不忠,必大乃告汤曰
作大刑於我子孙,求讨不忠之罪。言汝父祖开道汤大重下不善以罚汝,陈忠孝之义以督之。正义曰又责臣云,汝祖父非徒不救汝死,乃更请与汝罪於此,我有治政之臣,同位於其父祖,其位与父祖同,心与父祖异,不念忠诚,但念具汝贝玉而已,言其贪而不忠也。汝先祖先父,以汝如此大,乃告我高后曰,为大刑於我子孙,以此言开道我高后,故我高后大乃下不善之殃,以罚汝,成汤与汝祖父皆欲罪汝,汝何以不从我徙乎?

正义曰
乱,治;释诂文舍人曰乱,义之治也。孙炎曰乱,治之理也;大臣理国之政,此者所责之人,故言於此我有治政大臣,言其同位於父祖,责其位同而心异也。贝者水虫,古人取其甲以为货,如今之用钱。然汉书食货志,具有其事,贝是行用之货也,贝玉是物之最贵者,责其贪财,故举二物以言之,当时之臣不念尽忠於君,但念具贝玉而巳,言其贪也。

正义曰
上句言成汤罪此诸臣,其祖父不救子孙之死,此句言臣之祖父,请成汤讨其子孙,以不从巳。故责之益深,先祖请讨,非盘庚所知,原神之意,而为之辞以惧其子孙耳。正义曰训迪为道,言汝父祖开道汤也,不从君为不忠,违父祖为不孝,父祖开道汤下罚,欲使从君顺祖,陈忠孝之义以督励之。

16
凡所言皆不易之事。长敬我言,大忧行之,无相与绝,远弃废之。偘z矰孺A相与谋念,和以相从,各设中正於汝心。正义曰
此易读为难易之易;不易,言其难也。王肃云告汝以命之,不易为难。郑玄云我所以告汝者,不变易言,必行之谓,盘庚自道己言必不改。

正义曰
盘庚以言事将毕,欲戒使入之,故呜呼而叹之。今我告汝皆不易之事,言其难也;事既不易当长敬我言,大忧行之,无相绝远,弃废之,必须存心奉行,汝偓a琱挤蛬P计谋念,和协以相从,各设中正于汝心,勿为残害之事。

17
颠,陨;越,坠也。不恭,不奉上命,暂遇人而劫夺之,为奸於外,为宄於内。正义曰
释诂云,陨,落,陨坠;颠,越也;是从上倒下之言,故以颠为陨越,是遗落为坠也。左传僖九年齐桓公云,恐越於下,文十八年史克云,弗敢失坠,陨越是遗落,废失之意。故以陨坠不恭为不奉上命也,暂遇人而劫夺之,谓逄人即劫,为之无已。成十七年左传曰乱在外为奸,在内为宄,是劫夺之事,故以劫夺解其奸宄也。

18
劓,割;育,长也。言不吉之人,当割绝灭之,无遗长其类,无使易种於此新邑。正义曰
五刑截鼻为劓,故劓为割也。育,长;释诂文,不吉之人当割绝灭之,无遗长其类,谓早杀其人,不使得子孙。有此恶类也,易种者,即今俗语云,相染易也。恶种在善人之中,则善人亦变易为恶,故绝其类,无使易种,於此新邑也。灭去恶种,乃是常法,而言于此新邑,言已若至新都,当整齐使絜清。

汝众臣若有不善,不道,陨坠礼法,不恭上命,暂逄遇人,即为奸宄而劫夺之。我乃割绝灭之,无有遗馀,生长所以然者,欲无使易,其种类於此新邑,故耳自今已往哉,汝当进进於善,今我将用以汝迁,长立汝,使汝在位,传诸子孙,勿得违我言也。

19
自今以往,进进於善,我乃以汝徙,长立汝家,卿大夫称家。正义曰,长立汝家,谓赐之以族,使子孙不绝。左传所谓诸侯命氏是也,王朝大夫天子亦命之氏,故云立汝家也。

【注二十七】

〈尚书.盘庚〉上篇说


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盘庚〉三篇。

盘庚迁于殷,民不适有居,率吁众戚,出矢言,曰
「我王来,既爰宅于兹,重我民无尽刘。【1】不能胥匡以生,卜稽曰,其如台,先王有服,恪谨天命,兹犹不常宁,不常厥邑,于今五邦。【2】今不承于古,罔知天之断命,矧曰其克从先王之烈?【3】若颠木之有由蘖,天其永我命于兹新邑,绍复先王之大业,厎绥四方。【4】」

盘庚教于民,由乃在位,以常旧服,正法度,曰
「无或敢伏小人之攸箴!」王命众悉至于庭。【5】王若曰

「格汝众,予告汝训,汝猷黜乃心,无傲从康,古我先王,亦惟图任旧人共政。王播告之脩,不匿厥指,王用丕钦。罔有逸言,民用丕变,今汝聒聒,起信险肤,予弗知乃所讼。非予自荒兹德,惟汝含德,不惕予一人。予若观火,予亦拙谋作,乃逸。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若农服田力穑,乃亦有秋。汝克黜乃心,施实德于民,至于婚友,丕乃敢大言汝有积德。乃不畏戎毒于远迩,惰农自安,不昏作劳,不服田亩,越其罔有黍稷。汝不和吉言于百姓,惟汝自生毒,乃败祸奸宄,以自灾于厥身。乃既先恶于民,乃奉其恫,汝悔身何及?相时憸民,犹胥顾于箴言,其发有逸口,矧予制乃短长之命?汝曷弗告朕,而胥动以浮言,恐沈于众?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响迩,其犹可扑灭?则惟汝众自作弗靖,非予有咎。

迟任有言曰
『人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予敢动用非罚?世选尔劳,予不掩尔善。兹予大享于先王,尔祖其从与享之。作福作灾,予亦不敢动用非德。予告汝于难,若射之有志。汝无侮老成人,无弱孤有幼。各长于厥居,勉出乃力,听予一人之作猷。无有远迩,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邦之臧,惟汝众;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罚。凡尔众,其惟致告自今至于後日,各恭尔事,齐乃位,度乃口,罚及尔身,弗可悔。」

1
亳之别名,适之也不欲之,殷有邑居;吁,和也;率和众忧之人,出正直之言。我王祖乙居耿,爰,於也;言祖乙已居於此;刘,杀也;所以迁此,重我民,无杀尽杀故。

2
言民不能相匡以生,则当卜稽於龟,以徙,曰
其如我所行?先王有所服行,敬谨天命,如此尚不常安,有可迁辄迁。汤迁亳,仲丁迁嚣,河亶甲居相,祖乙居耿,我往居亳,凡五徙国都。马云五邦谓商、亳、嚣相、耿也。

3
今不承古而徙,是无知,天将断绝汝命。天将绝命,尚无知之况,能从先王之业乎?

4
言今往迁都,更求昌盛,如颠仆之木有用生。马云
颠木而肄生曰蘖。言天其长我,命於此新邑,不可不徙,言我徙欲如此。

5
教人使用汝在位之命,用常故事,正其法度。言无有,故伏绝小人之所欲,箴规上者,戒朝臣。

上帝托梦武丁得傅说

晋文公的信心
(9)

商朝的兴亡(G)---上帝托梦武丁得傅说

在这次的大会里,盘庚勉励与会的官员要勤奋工作,除去私心,除去傲慢放纵的态度,同时禁止他们用邪恶的言语互相攻击。并吩咐他们在行政上要赏罚分明,谨守份内的工作,为全民谋福利。

自从迁到新城,盘庚一直忙著和臣民们寻找适合居住的地方,他们一方面建造房子,一方面建造宗庙(祭天和纪念祖先的场所)和宫庭等住宅、宗庙和宫庭都建造完成,盘庚再次聚集百姓,在广场上他对著会众说∶【注二十八】

从今而後,你们不可以再游戏人间、贪图享乐或怠慢懒惰,相反地,你们要努力遵循伟大的天命。现在容我开诚布公,将我内心的话告诉各位∶我从来没有要定你们的罪,请大家不要迁怒於我,也不要用谗言毁谤我。

古时候,先王为了要成就比前人更伟大的功业,带著臣民迁到高地,依靠山势之险要,一方面减少建造城郭的辛劳,另一方面也减轻了洪水带来的灾害,他们时时刻刻为民造福,所以功绩显著!如今,洪水泛滥,使我们失去了家园,居无定所,你们竟然还问我为什麽要劳师动众迁居!

让我告诉你们,那是因为上帝祝福我们,要我们恢复成汤敬天爱人的美德,帮助我们治理好殷商。我是诚心敬畏上帝的人,因此我顺从天命,带领你们脱离水患的袭击,无非是要使你们的生命能够延绵不绝。现在我们终於来到了新城,就让我们一齐在这里建造一个永远的家园吧!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能力不足的年青人,但是我绝对不会抛弃迁居的计划,众人的意见纵使不同,也许我们可以从中间找到最好的办法。我乐意接纳上帝赐给我们的计划,不随意丢弃圣灵的启示,不但如此,我还要大大地传扬在这次迁徒之中,上天赐给我们的福份!

呜呼!各位诸侯、百官、众公卿大夫们,希望你们好好思考如何做一个好的父母官,我勉励诸位努力施行善政,仁爱百姓,重视民意,满足人民的需求。我保证不会任用贪婪的人,只进用有心又有能力为民造福的君子。凡是为人民谋福利、使社会平安的人,我都会敬重他们。

现在我很羞愧地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各位,不管你们接受或不接受,但愿你们真诚地把意见反应给我,不要再心存不敬。我不准你们搜刮民财或聚敛不义之财,也不准你们心怀二意,希望大家好好的建立功业,把仁义恩惠施给百姓,跟人民同心同德,直到永永远远!

盘庚这一席话,把老百姓说的心服口服。自从迁到河南之後,民众们很卖力地兴建亳城,开垦荒地。盘庚也信守当初的诺言,进行政治改革,遵循成汤敬天爱民的遗训。不到几年的功夫,全国上下变得井然有序,商朝终於又恢复了国势,诸侯们於是纷纷回来朝贡。【注二十九】

盘庚在位一共28年,死後王位由弟弟小辛继任,可惜在小辛的手上,商朝的国势又开始衰落。小辛死後,由弟弟小乙继任,小乙之後,王位则传给了儿子武丁,武丁即高宗也。

武丁一即位,就开始思索复兴之道,然而他一直找不到可以辅佐他的人。因此在守父丧的三年期间,他不过问政治,把国家大事托给了宰相,自己暂时居於幕後,暗中观察国政。

可是三年守丧结束之後,武丁对国家大事依然不闻不问,大臣开始担忧,於是上书进谏说∶「智慧是明哲的表徵,明哲的人知道如何制定律法规章。天子是万邦的君王,百官都要遵循你的诫命,大王的话就是命令,如今你不言不语,臣子们如何了解你的政令呢?」

武丁用书面回答臣子们说∶「把我当做统领天下的王,我担心我的德行不够好,所以才不言不语,其实我每天都很恭敬、默默地思考治国的良方。我曾经梦见上帝要赐给我一位圣贤,他将做我的宰相,做我的发言人。」

武丁按照上帝在梦中所赐的形像,观察所有公卿大夫的容貌举止,但是没有发现一个符合的人。於是大臣们就把梦中的形像描画出来,派人带著画像到天下各地去寻找。结果他们在傅巖附近找到了一个名叫「说」的人,跟画像长的一模一样。此时,「说」正在傅巖代替别人服刑,随著一群犯人开凿水道。

大臣替「说」赎了罪,把他带到王宫。武丁一看就认出他正是上帝在梦中托付的形像,大为喜乐。经过一段时间的促膝长谈,武丁发现「说」的确有圣人的智慧,就推举他为宰相,赐他「傅」姓,号称「傅说」。【注三十】

傅说的政治主张是∶(1)天道在一切之上,所以君王和臣子都要效法天道,才能把国家建设好;(2)树立分层负责的廉能政府,上有天子,下有诸侯,诸侯之下有大夫师长各级官员;(3)官职的授予要以品德和能力为标准,不能用私人偏好或亲近与否做标准;(4)各级官员直接管理民众的事。

这种政治伦理果然有效,在傅说的辅佐之下,商朝果然大治,成了一个民生乐利的社会。

=========================

【注二十八】

这段话记载在〈尚书.盘庚〉下篇∶

盘庚既迁,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绥爰有众,曰∶「无戏怠,懋建大命,今予其敷心腹肾肠,历告尔百姓于朕志。【1】罔罪尔众,尔无共怒,协比谗言予一人。【2】古我先王,将多于前功,适于山,用降我凶,德嘉绩于朕邦。【3】今我民用荡析离居,罔有定极,尔谓朕曷震动万民以迁!【4】肆上帝将复我高祖之德,乱越我家,朕及笃敬,恭承民命,用永地于新邑。【5】肆予冲人,非废厥谋,吊由灵各,非敢违卜,用宏兹贲。【6】呜呼!邦伯,师长,百执事之人,尚皆隐哉!予其懋简相尔,念敬我众。【7】朕不肩好货,敢恭生生,鞠人谋人之保居,叙钦。【8】今我既羞告尔于朕志,若否,罔有弗钦。无总于货宝,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9】」

【1】定其所居,正郊庙朝社之位。安於有众,戒无戏怠,勉立大教。布心腹,言输诚於百官,以告志。

【2】众臣前有此过,故禁其後,今我不罪汝,汝勿共怒我,合比凶人而妄言。正义曰∶盘庚既迁至殷地,定其国都,处所乃正其郊庙朝社之位,又属民而聚之,安慰於其所有之众。曰∶汝等自今以後,无得游戏怠惰,勉力立行教命今,我其布心腹肾肠,输写诚信历亞mA告汝百姓於我心志者,欲迁之日,民臣共怒盘庚,盘庚恐其怖惧,故开解之。今我无复罪汝众人,我既不罪汝,汝无得如前共为忿怒,协比谗言毁恶我一人,恕其前愆,与之更始也。

在这里,「大命」除了可以解释为「行政命令」外,也可以解释成「伟大的天命」,後者的解释更为恰当。

【3】言以迁徙多大前人之功美,徙必依山之险,无城郭之劳下,去凶恶之德,立善功於我国。

【4】水泉沈溺,故荡析离居,无安定之极,徙以为之极,言皆不明己本心。正义曰∶言古者我之先王,欲将多大於前人之功,是故徙都而适于山险之处,用下去我凶恶之德,立善功於我新国,但徙来巳久,水泉沈溺,今我在此之民,用播荡分析离其居宅,无有安定之极,我今徙而使之得其中也,说其迁都之意,亦欲多大前人之功,定民极也。

【5】巳徙,故天将复汤德,治理於我家。言我当与厚敬之臣,奉承民命,用长居新邑。正义曰∶民害不徙,违失汤德,以徙之故,天必佑我,将使复奉汤德,令得治理於我家,言由徙,故天福之也。

【6】冲,童,童人谦也。吊至灵,善也;非废,谓动谋於众至用其善。君臣用谋,不敢违卜,用大此迁都大业。正义曰∶言我徙以为民立中,汝等不明我心,乃谓我何故震动万民以为此迁。我以此迁之故,上天将复我高祖成汤之德,治理於我家,我当与厚敬之臣,奉承民命,用是长居於此新邑,以此须迁之故。我童蒙之人,非敢废其询谋,谋於众人,众谋不同,至用其善者,言善谋者,皆欲迁都也。又决之於龟卜,而得吉,我与汝众臣各非敢违卜,用是必迁,光大此迁都之大业。我徙本意如此耳。

《尚书易解》说∶「灵,神也,指上帝。吊由灵各,谓善用上帝之谋度,即上文上帝云云之意。」按照《尚书易解》的解释,我们可以把「灵」解释为「神灵或圣灵」。「卜」代表上天在龟甲上显示的讯息、启示、旨意;「非敢违卜」就是「不敢违背上帝的旨意(启示)」的意思。宏,弘扬、传扬;贲,大、美也。「用宏兹贲」就是「大大地传扬在这次在迁徒当中,上帝对我们的祝福」的意思。

【7】国伯、二伯及州牧也,众长公卿也;言当庶几相隐括,共为善政。简,大;相,助也;勉大助汝,念敬我众民。正义曰∶言迁事已讫故叹而叀尘鵄呜呼!国之长伯及众官之长与百执事之人,庶几皆相与隐括,共为善政哉!我其勉力,大助汝等为善,汝当思念,爱敬我之众民。

孔子说∶「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爱与敬其政之本与。」所以很显然,盘庚讲这些话的意思主要在勉励诸侯、百官、公卿大夫们,要努力施行善政,仁爱百姓,重视民意。

【8】肩,任也;我不任贪货之人,敢奉用进,进於善者,人之穷困,能谋安其居者,则我式序而敬之。我不任用好货之人,有人果敢奉用进,进於善见,穷困之人,能谋此穷困之人安居者,我乃次序而敬用之。

【9】巳进告汝之後,顺於汝心与否,当以情告我,无敢有不敬。无总货宝以己位,当进进皆自用功德。用布示民,必以德义长任,一心以事君。正义曰∶今我既进而告汝於我心志矣,其我所告,顺合於汝心,以否当以情,告我无得有不敬者,汝等无得总於货宝,以求官位,当进进自用功德,不当用富也。用此布示於民,必以德义,长任一心以事君,不得怀二意,以迁都既定,故殷勤以戒之。

【注二十九】

这段话记载在〈史记.殷本纪〉∶「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汤之政。然後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

【注三十】

这段故事摘译自

〈尚书.说命〉上 篇∶

王宅忧,亮阴三祀。既免丧,其惟弗言。群臣咸谏于王曰∶「呜呼!知之曰明哲,明哲实作则。天子惟君万邦,百官承式。王言,惟作命,不言,臣下罔攸禀令?」王庸作书以诰曰∶「以台正于四方,惟恐德弗类,兹故弗言,恭默思道,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乃审厥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说筑傅巖之野,惟肖,爰立作相,王置诸其左右。

〈史记.殷本纪〉∶

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於冢宰,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於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於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筑於傅险,见於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

商之颂诗

晋文公的信心(10): 商朝的兴亡(H)
商之颂诗

为了在祭天时纪念商朝功绩显赫的君王(包括成汤、太戊、武丁),後人写了不少诗歌,其中有五首被列在《诗经》商颂里,这五首分别是〈那〉、〈烈祖〉、〈玄鸟〉、〈长发〉、〈殷武〉。其中〈长发〉前面已经提过,另外两首诗〈烈祖〉和〈玄鸟〉的大意如下∶

〈诗经.烈祖〉【注三十一】

哦!殷商伟大的祖先
上帝恩赐你治国的大智大贤
从天而降的福禄真是无穷无限
这大福从远古一直延续到今天
我们准备了清酒当做奉献
祈求祖先在天之灵成全我们的心愿
我们也献上佳美的羹汤内有五香的甘甜
散发的馨香象徵诸侯们合作无间

但愿我们真诚静默的心感动神的灵
从此心存恭敬不再纷争
祈求你赐给长老们平安的恩惠
祝福长老们成为长寿的人瑞
金饰的轮毂配著闪亮的车身
四马轻移八鸾摇动的乐音
献上贵重的礼品等候圣灵的降临
因为我们承受的天命又长又远

愿上天降下安康
让丰年的百谷遍地金黄
神的灵呀来饮来飨
天赐的福禄真是无穷无限
思念我们准备的烝尝
成汤的子孙虔诚的献上


〈诗经.玄鸟〉【注三十二】

上天命令空中的飞燕
祝福有娀的女儿生下了商契
又赐给他们一望无际的家园

琤j的上帝命令威武的成汤
统一了中原和四方
接著分封各地的城邦
使他当上中国九州的君王

商朝的先王呀
接纳天命从不懈怠
因为贤能的孙子武丁是个人才
孙子武丁你真是威武德高的国王
四方的诸侯乘著马车龙旗旛旛
载著百谷大礼诚心献上

京城内外延绵千里的江山
万民聚居在这广阔的平原
现在疆域又扩大到了四海
四海的诸侯纷纷为朝贡前来

献上的贡品种类何其众多
疆域的四周围绕著大河
殷商承受的天命多麽适切
天赐的百禄造福全国

=========================

【注三十一】

〈诗经.烈祖〉∶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锡无疆,
及尔斯所,既载清酤,赉我思成;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无言,
时靡有争,绥我眉寿,黄耇无疆;
约軧错衡,八鸾鶬鶬,以假以享,
我受命溥,将自天降康,丰年穰穰;
来假来飨,降福无疆,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注三十二】

〈诗经.玄鸟〉∶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
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
在武丁孙子,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龙旂十乘,大饎是承,邦畿千里;
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四海来假;
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晋文公的信心(11): 商朝的兴亡(I)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在傅说的带领下,商朝的政治达到了另一个高峰,可以说是自成汤以来最辉煌的时期。武丁高宗是一个战战竞竞的人,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他没有把政治的成就归功於自己,反而把它归功於上天的祝福、大臣的功劳、祖先的遗荫、人民的勤奋。自从举用傅说为宰相,武丁一直遵循成汤「敬天爱民」的传统,也定时祭天和纪念祖先。

在有一次的祭祀的典礼上,宗庙里突然飞进来一只雉鸡,这只雉鸡什麽地方都不停,偏偏停在祭鼎的耳朵上,并在上面不断地鸣叫。在当时,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现象,因为∶(1)雉鸡是野鸟,不应该跑到室内,如今竟然飞入祭祀的宗庙里;(2)祭鼎是金属,下面有火在烧,鼎耳非常热,这只野鸡竟然没有被鼎耳烫伤。

这时武丁已经很老了,他看到这个异象以为是不祥的徵兆,直觉上认为自己或王室可能做了某些败德之事,上天借著这只野鸡传来警训,准备要降灾祸惩罚商朝,所以心里感到很害怕。【注三十三】

大臣祖己安慰武丁(也顺便教训太子祖庚)说∶「君王,你的心要放宽松一点,不用害怕,不如先把政治弄清明,若王室有做错事,就让我们一齐来纠正它吧!」

为了说明自己对这件异象的看法,祖己承上一份谏言,上面写著∶「上天时时刻刻都在监察人心,他喜欢行事公义的人。上帝赐给每一个人的生命有长有短,短命并不代表上天刻意要使某个人夭折,实际上,这乃是人类不遵循公义的结果。」

祖已又说∶「有些人道德低落,不顺从天意,导致犯了罪,於是上帝降下命令要纠正他们品德上的缺失。可是这些犯罪的人却厚著脸皮说∶『我道德低落,犯了背弃天道的罪,你又能对我怎样?』」

接著祖已又说∶「呜呼!大王呀!你千万不能跟这些人一样,你要重视民意,顺服天道,因为我们都是上天的子民。你也要定时祭祀,不可以背离常道,祭祀祖先的礼物不能过於丰盛呀!」(祖已这麽说是因为祭祀时,祭天是主祀,祭祖是副祀,所以祭祀祖先的礼物不能太丰盛,更不能多於献给上帝的牺牲粢盛。另外祭祀时要以诚心为主,过份的夸张有损社会风气。?

这时,武丁虽然很老了,但是他依旧很高兴地接受了这样的谏言。在武丁为王的59年之中,没有犯什麽大错,有错也必改,所以国势一直都很强盛。

武丁死後,王位传给了儿子祖庚,祖庚在位很短,死後由弟弟祖甲接任,可惜祖甲生活淫乱,商朝又开始衰落。祖甲之後,王位先後传给了廪辛、庚丁、武乙,武乙一即位就决定要遗弃亳都,最後他把王室迁徙到了河北的朝歌(今河南淇县)。

武乙是一个很愚蠢又很败坏的人,行为不但逆天无道,还认为自己比天还伟大,所以处处想要跟天斗。为了证明自己比天还行,他叫工匠做了许多偶像,称它们为「天神」。他向这些木石做的「天神」挑战赌博,令大臣和民众们做裁判。若木石做的「天神」输了,就羞辱它们一番。

写到这里,我们不妨想想看,武乙雕刻的木石偶像、神像能做什麽?它们不过是一堆没有生命的东西而已!向这些木石神像挑战(或默拜),它们会有什麽反应?聪明人都知道,这些木石神像都是虚假的东西,向它们挑战或顶礼膜拜,只能代表人类的无知,一个敬天畏上帝的人,不屑为之也!聪明的人也知道,皇天上帝没有形像,凡是敬畏他的人都要用诚实和心灵,木石神像是不能取代的!

武乙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他又叫工匠做了一些皮袋,里面装著鲜血,并命令属下把这些盛著鲜血的皮袋挂在高处,让武乙可以朝著天用箭射这些血袋,他称这样叫「射天」!(为什麽武乙会有这些怪异的行为呢?这是因为武乙认为「人定胜天」,自认为比上帝还厉害,用一把弓箭就可以击倒上天,就可以把上天打得鲜血直流!)

武乙真是狂妄到了极点,他那逆天无道、跟天斗、向天神挑战的行为,证明了什麽?又得到了什麽?大概只会带来灾难而已!结果有一天当他在黄河和渭水之间打猎的时候,天上突然降下了一个巨雷把武乙震死了。【注三十四】

=========================

【注三十三】

〈尚书.高宗肜日〉记载说∶

高宗祭成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祖己训诸王,作〈高宗肜日〉、〈高宗之训〉。【1】

高宗肜日,越有雊雉,祖己曰∶「惟先格王,正厥事。」【2】乃训于王曰∶「惟天监下民,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绝命。【3】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台?』【4】呜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无丰于昵!」【5】

【1】
「肜」代表相寻不绝的意思,呴,雉鸣也。关於三代的祭祀,尔雅说∶「周曰绎,商曰肜,夏曰复胙。」正义解释说∶「高宗祭其太祖成汤,於肜祭之日,有飞雉来升祭之鼎耳而雊鸣,其臣祖已以为王有失德,而致此祥,遂以道义训王,劝王改脩德政,史叙其事。」

现在学者依照甲骨文的记载,认为这件事可能是发生在祖庚祭祀武丁,而非武丁祭祀成汤之时。也有可能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武丁已经很老了,大权正逐渐转到太子祖庚的身上,祖己趁这个机会顺便教训祖庚。

刘歆在汉书五行志里还有另类的解释,他以为鼎有三足,代表三公,如今野鸡飞到鼎耳,代表小人将居高位,有损宗庙之祀。郑云∶鼎三公象也,又用耳行雉升鼎耳而鸣,象视不明天意。

【2】
正义曰∶格训至也,至道之王,谓用心至极行,合於道,遭遇变异,改脩德教,正其事而异自消。大戊拱木,武丁雊雉,皆感变而惧,殷道复兴是异,自消之验也。至道之王,当无灾异,而云遭变,消灾者,天或有谴告,使之至道,未必为道不至,而致此异,且此劝戒之。

【3】
监,监查、监视之意;典,善也,遵循的意思。祖已既言,遂以道训,谏王言∶天视下民,以义为常。言天之下年,与民有义者长,无义者不长,非天欲夭民,民自不修义以致绝命。

【4】
不顺德,言无义,不服罪,不改修。天巳信命,正其德,谓有永有不永,祖已恐王未。正义曰∶祖已既私言其事,乃以道训,谏於王,曰∶惟天视此下民,常用其义。言以义视下,观其为义以否,其下年与民有长者,有不长者,言与为义者长,不义者短。短命者,非是天欲夭民,民自不修义,使中道绝其性命。但人有为行,不顺德,义有过,不服听,罪过而不改,乃致天罚,非天欲夭之也。天既信行赏罚之命,正其驭民之德,欲使有义者长,不义者短,王安得不行义事求长命也。

正义曰∶天既以义为常,知命之长短莫不由义;故云,天之下年与民,有义者长,无义者不长也。民有五常之性谓仁、义、礼、智、信也;此独以义为言者,五常指体则,别理亦相通义者,宜也,得其事宜,五常之名皆以适宜为用,故称义可以嵙涷瞗C民有贵贱贫富愚智好丑,不同多矣。独以夭寿为言者,郑溞锟籄年命者,惷愚之人尤愒焉,故引以谏王也。愒,贪也;洪范五福以寿为首,六极以短折为先,是年寿者,最是人之所贪,故祖已引此以谏王也。正义曰∶不顺德,言无义也。听谓听从,故以不听为不服罪,言既为罪过,而不肯改修也。天巳信命正其德,言天自信命,赏有义,罚无义,此事必信也。天自正其德,福善祸淫,其德必不差也。谓民有求有不求,天随其善恶而报之,劝王改过,修德以求永也。

【5】
叹以感王入其言,王者主民,当敬民事,民事无非天所嗣常也。祭祀有常,不当特丰於近庙,欲王因异,服罪改修之。马融说∶昵,考也,谓祢庙也。正义曰∶祖已恐其言不入王意,又叹而戒之。呜呼!王者主民,当谨敬民事,民事无非天所继嗣,以为常道者也,天以其事为常,王当继天行之,祀礼亦有常,无得丰厚於近庙,若特丰於近庙,是失於常道。高宗丰於近庙,欲王服罪,改修也。郭璞引尸子曰∶悦尼而来,远是尼为近也,尼与昵音义同。烝民不能自治自立,君以主之,是王者主民也。既与民为主,当敬慎民事,民事无大小无非天所嗣常也。言天意欲令继嗣行之,所以为常道也。祭祀有常,谓牺牲粢盛尊彝俎豆之数,礼有常法,不当特丰於近庙,谓牺牲礼物多也,祖巳知高宗丰於近庙,欲王因此雊雉之异,服罪改修,以从礼耳,其异不必由丰近而致之也。王肃亦云∶高宗丰於祢,故有雊雉升,远祖成汤庙鼎之异。

按照原文和古典的注解,祖已的谏言提到了几件事∶(1)生命的长短,(2)德与罪,(3)天监万民,(4)王司敬民,(5)祭祖的礼物不可以太丰盛(典祀无丰于昵)!这似乎在说明武丁年老的时候,大权逐渐转移给太子祖庚,但是祖庚没有武丁的才华,反而有几个严重的缺点∶(1)太重视寿命的长短,(2)忽略了道德的力量,(3)忽略了上帝时时都在监察人心,(4)缺乏尊敬民意之心,(5)祭祀时讲求夸张,祭祖的礼物比献给上帝的牺牲还丰盛。

所以祖已特别利用这个野鸡飞到鼎耳的事件,提醒祖庚∶

(1)寿命的长短乃是上天所定,不是人类可以决定的,遵行公义自然就会得到上帝的祝福;

(2)要重视道德的力量,有过错要勇於改过;

(3)上帝时时都在监察人心,所以我们的心思意念时时要以顺天为主,不可违背常道;

(4)要尊重民意,民事无论大小,上天都很重视,因为「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5)祭祀时,祭天是主祀,祖先是配祀,所以献给上帝的牺牲比祭祖的礼物还重要。为什麽呢?因为「文祖,天也;天,为文、万物之主」;上帝是「天皇大帝,神之最尊者也,为万物之所宗,人神之所主。」这里所说的「天」是「属灵的天」,指的就是「上帝」。

既然皇天上帝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始祖,在祭天祭祖的时候,献给上帝的牺牲当然要在一切之上。所以《礼记》强调说∶「循行牺牲,视全具,案刍豢,瞻肥瘠,察物色,必比类,量小大,视长短,皆中度,五者备当,上帝其飨。」祭天崇拜上帝时,祭祀者除了献上实物之外,最重要的献礼则是恭敬圣洁的心和光明磊落的德行,即经文所说的「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敬事上帝;至治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既然祭祀以诚心为要,过份的夸张必有损社会风气。


关於这段故事,〈史记.殷本纪〉的记载如下∶

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登鼎耳而呴,武丁惧。祖己曰:「王勿忧,先修政事。」祖己乃训王曰:「唯天监下,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中绝其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附命正厥德。乃曰∶『其奈何?』呜呼!王嗣敬民,罔非天继,常祀毋礼于弃道。」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驩,殷道复兴。

集解孔安国解释说:「言天视下民,以义为常也。不顺德,言无义也,不服罪,不改修也。天以信命正其德,谓其有永有不永。王者主民,当敬民事,民事无非天所嗣常也。祭祀有常,不当特丰於近也。」索隐则说∶「祭祀有常,无为丰杀之礼於是以弃常道。」


【注三十四】

〈史记.殷本纪〉记载说∶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昂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於河渭之閒,暴雷,武乙震死。

商朝沦亡的前奏

晋文公的信心
第二章∶商朝的兴亡
商朝沦亡的前奏

愚蠢又可怜的武乙,跟天斗的结果什麽也没有赢得,却赔去了宝贵的生命以及商朝的命脉!【注三十五】

自从武乙被雷打死之後,王位瞬间成了真空,皇室和大臣们为了维持国政,拥立武乙的儿子太丁为王,太丁的政绩草草,短命而死,死後由儿子帝乙继任,这时商朝的国势更加衰落。

帝乙先後生了几个儿子,长子名叫「启」,老二名叫「仲衍」,由於「启」的母亲身世卑微,王室对他有偏见,不愿意立他为太子,甚至为他取了一个别号叫「微子启」。最小的儿子名叫「辛」,「辛」的母亲是正皇后,所以他被立为太子。等到帝乙去世,「辛」名正言顺地继承了王位,他就是恶名召彰的纣王!【注三十六】

纣王本来是一个天资聪明、身心矫健、口才伶俐的大力士,他曾经徒手打死猛兽,其蛮力之大足以拉倒九只牛。年轻时期他曾经是一位尊仁行义的好人,登基的初期也有很好的政绩。但是在他内心深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一种想成就大事,却对现实不满、对美女衷情、对欲望过份追求、时时想控制别人的矛盾。加上他生长在被宠爱的皇宫里头,不免染上了一些富家子弟的恶习,形成他人格上的许多缺陷。

这些人格上的缺陷导致他逐渐走上邪路,最後使他变成了一个极端份子,於是他

(1)嗜酒成性,喜好淫声,沉迷女色。自从纳妲己入宫,终日饮酒作乐,不再理会政事。

(2)喜欢狡辩,好用美丽的言辞掩饰过错,更喜欢在众人面前夸耀自己的才华,以为天下所有的人都不如自己。

(3)为了满足声色犬马的需求,他特别加重全国的赋税,搜刮民财以充实鹿台的资产,增加钜桥的仓储。

(4)喜好收集天下奇物,为了饲养形形色色的珍鸟奇兽,他把沙丘苑台扩建为动物大观园,在那里举办各种把戏,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体互相追逐,通宵狂饮。

(5)政治手段狠毒,不时对大臣们处以极刑,朝内的忠臣非死即伤。

(6)对死丧送葬之礼不尊重,既不敬天,也不畏上帝。【注三十七】

除此之外,商纣还听信奸臣和妲己的惑言,设计「炮烙之刑」,专门用来陷害忠良。此刑包括一个竖立的大铜柱,铜柱外面有三个火门,里面用炭火烧红。凡是违背商纣旨意的官员,一律用绳索绑住四肢和身体,由执刑士卒把他们一个一个缠绕在铜柱上,如此在高温的煎烧之下,只要一阵子工夫,就可以把一个活生生人烤成灰烬!

他又派人挖了一个大坑,里面放著毒蛇毒螯,叫做「虿盆」,凡是反对纣王,或纣王看不顺眼的人,一律丢下去,让毒蛇毒螯把他们活活地咬死。

朝中敢言的忠贞之士在纣王的极权统治之下人人自危,剩下的大臣只好唉声叹气,纷纷求去者大有人在。诸侯们看到商纣的劣行,无不深痛恶绝,纷纷自立为王。

宰相商容本来已经退休返乡,但是当他听到朝歌传来消息说纣王非常败坏,只好鼓起勇气又回到了京城。老宰相一进城门就直接到皇宫里去见纣王,他跪在纣王面前说∶「臣下曾经位居宰相服事大王,时时刻刻都想报效国家。然而最近从京城传来很不好的消息,天下百姓都说陛下荒淫无道沉迷酒色,听信谣言残害忠良,五伦颠倒政治败坏,弄的国家纲纪杂乱无章。如今天下的诸侯纷纷起来抗议,盗贼祸乱丛生,臣下不惧万刃临身,从故里回来晋见,希望大王能够接纳忠言,改过自新,让普天下的百姓能够瞻仰你的大德,直到永永远远,则国家幸盛,人民幸盛!」

商容把预先写好的建议书交给比干,由比干献给纣王,为了慎重起见纣王亲自阅览,上面写著【注三十八】∶

「卑微的臣子商容看到朝廷失政,三纲绝灭,六伦凌乱,律法全无。导致天下祸乱丛生,灾难四起,国家正处在沦亡的旦夕。臣子曾经听说∶『天子要以道治国,以德养民,不但要勤政爱民,也要时时警戒自己,不敢荒淫怠堕。而且还要日日夜夜用恭敬的心,献祭上帝。』如此才能使宗庙社稷,安如磐石,固若金汤。

当初陛下登基的时候曾经修仁行义,日日夜夜都勤奋政事,唯恐破坏社会安宁。以礼仪对待诸侯,体恤大臣的生活,关心百姓的劳苦,爱民惜财。你用智慧征服了蛮夷之邦,使商朝的威名远播,那时全国风调雨顺,万民无不安居乐业。你的功绩跟尧舜相比,一样圣洁,一样受到神的祝福。

没想到陛下不好好保持这些政绩,竟然反过来信任奸邪,导致朝廷伦理丧乱。如今你大行暴政,近小人远贤臣,沉迷酒色,日夜崇尚靡靡之音。不但如此,你还听信奸臣谋害皇后,违反人道;也听信淫妇妲己企图杀害自己的儿子,断绝商朝的宗嗣。

慈爱的人你想灭绝,忠臣遭受炮烙酷刑,君臣之道沦丧,仁义泯灭。陛下,你污辱了君臣、父子、夫妇三纲的伦理,丢弃了人道基本的尊严,你的罪恶不但比夏桀还深重,而且大大地羞辱了做君王的身份。自古无道的君王,也没有一个像你这麽败坏的!

微臣商容不怕遭来杀身之祸,在此献上逆耳之忠言。但愿陛下迅速处死淫妇妲己,洗清皇后和太子的不明之冤;斩灭奸臣,平反遭酷刑而死的忠臣义士。让人民重新仰望你的恩德,让文武官员欢心,重整朝廷的纲纪,让社会回复安宁。如此大王你一定能够坐享太平,国家一定能够永远安康。

臣子虽然已经年迈,死日将近,然而我冒著仅存之年,来到你的面前,心中仍然惶恐地等待你的命令。谨此恭敬地献上我的建言,静待大王的回音!」

纣王看完奏章勃然大怒,将建言书撕得粉碎。他传令给侍卫官说∶「将这匹夫拿出午门,用金棒打死!」两边的侍卫官正要上前,商容站在前台大呼说∶「谁敢捉我?我乃是三朝首相,托孤大臣。」

接著商容手指纣王大骂说∶「暴君!你沉迷酒色,把国家政治搞得如此败坏,不遵循先王的遗训,不克勤克俭,不修身积德,不顺从天命。你这个昏君不但丢弃了敬天之心,杀害忠良,连三纲五常也要破坏,宗庙社稷也想灭绝,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邪恶的人了!你羞辱了你的祖先,如今灾难四起,诸侯叛变,可惜锦绣河山即将沦丧。等你死後,如何有颜面见先王们在天之灵呀!」

纣王一听更是愤怒,拍案大骂说∶「快把匹夫捉起来,用金棒打死!」

商容丝毫不怕,反而大声地喝斥左右来人说∶「昏君!大好江山,不出数年就要沦亡!如今我一点都不怕死,就让我死去吧!可惜我这三朝首相,竟然无法挽救国家的沦亡,实在有愧社稷,有愧社稷!」

说完,商容一头撞在龙盘石柱上。勇敢又可怜的七十五岁老臣,竟然以死殉国,临死前依然不忘尽忠报国,真不愧是一世的忠臣孝子呀!

=========================

【注三十五】

中国人从这个3000多年前「跟天斗」的故事里,有没有得到了什麽教训?

答案是:大概没有。不然後来怎麽会再发生「跟天斗、跟地斗」的文化大革命,搞得神州沉沦呢?

司马迁特别记下这一小段历史故事,是不是在预言:中华民族有一天会出现一群败坏的小人,他们将借用「外邦人」马列的共产邪说,从事「跟天斗、跟地斗」的文革,为中国带来一场浩劫?

果真如此,岂不表示中国人不够聪明,或2000年来尚未出现圣人君子,所以司马迁掷地有声的警言没有人看的懂,只好将它「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後世圣人君子」了!

【注三十六】

索隐认为启与纣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郑玄则认为他们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依史书的记载,启的母亲生启的时候尚未被立为正妃,等到生纣时才被立为正妃。所以启虽然是长子,只能算是庶出,纣即使年幼,也应该被立为嫡子。集解谥法云:「残义损善曰『纣』。」

【注三十七】

〈史记.殷本纪〉记载说: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聚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裸体相逐其閒,为长夜之饮。

这里所谓的「慢於鬼、神」是指纣王「慢於鬼」、「慢於神」的意思。《礼记》说「人死曰鬼」,所以「慢於鬼」指商纣不尊重丧葬的礼节。所谓「慢於神」指商纣不敬畏神--同时不敬畏上帝、不纪念祖先在天之灵。(注:「上帝、神」在中国正统文化体系中有不同之处,未来我会将两者之间的异同列出来讨论。) 

正因为商纣不敬畏上帝,不纪念祖先,不尊重丧葬的礼节(也虐待百姓、杀害忠良),所以〈尚书.泰誓〉控诉商纣的罪行说:

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沈湎冒色,敢行暴虐,罪人以族,官人以世。惟宫室台榭陂池侈服,以残害于尔万姓,焚炙忠良,刳剔孕妇。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肃将天威,大勋未集。肆予小子发,以尔友邦冢君,观政于商。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只,遗厥先宗庙弗祀,牺牲粢盛,既于凶盗。

如今商王受,不敬畏上天,专门制造灾祸危害百姓!他沉迷酒色,肆无忌惮地施行残暴虐待的法令;动不动就用灭九族的罪行杀人,乱用世袭的方式任用官吏。他建造华丽的宫殿、高楼、池塘,服饰奢侈生活糜烂,藉以残害你们万姓;而且不断焚杀忠良,连孕妇的子宫也被剥开、惨遭杀害。

皇天上帝看到商纣的恶行,发出极大的怒气,命令我先父文王,奉行天命讨伐商纣,可惜先父中途去世,无法完成这个伟大的功业。

过去我这小子姬发,曾经和各位友邦的君侯,一起观察并企图改善殷商的政治环境。然而商纣却完全没有悔改之心,依然傲慢无礼、残暴凶恶。他不但不愿意服事掌管天地最高的神--上帝(即丢弃了敬拜上帝的郊社之礼、燔柴之祭),也遗弃了祭祀祖先的宗庙之礼。奉献给上帝的牺牲、粢盛(牛羊猪三牲、黍稷五谷)被恶人盗用,也毫不在乎。

【注三十八】

这段文字出自《封神演义》第九回:

具疏臣商容奏为朝廷失政,三纲尽绝,伦纪全无,社稷颠危,祸乱己生,隐懮百出事。臣闻:『天子以道治国,以德治民,克勤克戒,毋敢怠荒。夙来致敬,以祀上帝。』故宗庙社稷,乃得磐石之安,金汤之固。昔日陛下初嗣大位,修行仁义,不违宁处,罔敢倦勤;敬礼诸侯,优恤大臣,懮民劳苦,惜民货财,智服四夷,威加遐迩,雨顺风调,万民乐业。真可轶尧驾舜,乃圣乃神,不是过也。

不意陛下近时信任奸邪,不修政道,荒乱朝纲,大肆凶顽,近佞远贤,沉湎酒色,日事声歌。听谗臣设谋,而陷正宫,人道乖和;信妲己赐杀太子,而绝先王宗嗣。慈爱尽灭,忠臣遭其炮烙惨刑,君臣已乖,大义已无。陛下三纲污,人道俱乖,罪符夏桀,有忝为君。自古无道之君,未有过此者!

臣不避斧钺之诛,献逆耳之言。愿陛下速赐妲己自尽於宫闱,伸皇后太子屈死之冤;斩谗臣於篙街,谢忠臣义士惨刑酷死之苦。人民仰服,文武欢心,朝纲整饬,宫内肃静。陛下坐享太平,安康万载。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臣临启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疏以闻。

《封神演义》是一本鬼怪迷信的小说,竟然也强调要祭祀上帝,令人讶异!文中所谓的「三纲」指「君臣、父子、夫妇」之间应该遵循的伦理道德。

Domain: http://chinese.hitechemall.com  Contact: fablenatural@gmail.com